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时尚 > 狗仔镜头 >

千金小姐与妖怪执事:欧美白领风骚熟女演绎魔由心生

2017-08-02 23:00 太平新闻网 点击次数 :

  希维亚想都不敢想,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居然是格雷那张淫邪的丑脸。

  她和两名猎人穿越森林时,突然遇袭,泰斯顿和另外一名男子,霎那间一声

  惨叫,身首异处,她还没有回过神来时,后脑处就被硬物一击,立刻昏了过去。

  当她醒来后,惊见自己身处于一间破房子里。

  希维亚认得这个地方,这个是座坐落于东边,早已经被荒废多年的海迪村。

  她身上的衣物已经被剥个精光,赤裸裸的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双手被麻

  绳捆在背后,一双修长的美腿也被对折起来捆绑着。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希维亚吓坏了,张嘴想叫,可是她的嘴唇已经被一个铁质的口枷给牢牢套住,

  口枷逼使她张开艳红的小嘴,从嘴里发出的,是参差不齐的尖叫声。

  「嘿嘿!我的小母狗,你醒来了啊?」

  格雷赤着身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胯下的巨乳细腰,长得美艳无比的大美

  人,气息变粗起来,双眼迸发了可怕的邪恶和杀意。

  格雷从来都没有把女性当做人一样看待,就连希维亚也不例外,为了满足自

  己那扭曲至极的变态欲望,他不断地对落单的年轻女子下手,首先是施暴奸淫,

  再来就毫无人性的用许多变态残忍的手段,活生生把女子虐待至死。

  当他把视线放在希维亚身上,心里就盘算了百多种杀死她的方法。

  希维亚不停地扭动着身子,想用力挣脱麻绳的束缚,无奈这捆住她四肢的麻

  绳太过结实了,她抓狂的,拼了命的挣扎着,胸前那一双赤裸裸,圆滚滚的35

  E圆滚大乳房左摇右晃犹如地动山摇般,震撼着格雷的脑神经。

  面对着这个几乎可以让全天下的男人都为之疯狂的巨乳美人儿,格雷再也压

  抑不住自己那暴动的兽欲了。

  「呵呵呵………好大的奶子啊!!!」

  格雷发出了极度变态的吼叫声,跳了起来朝希维亚的身子扑了下去,腾开双

  手榨住她的双乳,伸出那根湿漉漉的臭舌,恶心的舔着她那早已经布满泪水的脸

  蛋上。

  「呃呃呃呃呃!!!!!呃呃!!!………」

  那一下魔爪擒抓乳房,希维亚感到自己娇柔的乳房几乎快要被这个邪恶的魔

  爪给榨碎了,还有格雷那重量级的体重,毫无怜香惜玉的压在她纤细的胴体上,

  痛得她眼泪直飙,压得她隔夜饭也吐了出来。

  一堆呕吐物立刻崩出她被迫张开的嘴,格雷居然扑下去把呕吐物接在嘴里,

  并吃了下去!

  「呼哈!小母狗你实在是太美了哈哈哈!!」

  「呜噫噫!呃!!呜呃!!!!……」

  希维亚一颗心跌入冰冷的万丈深渊,她原本美丽的脸庞已经失去了血色,悲

  惨的哀叫着,让格雷看得乐开怀,双手更是恶毒的收紧,粗大的十指深深没入了

  乳肉里,榨得希维亚又是一阵剧痛无比。

  「索耶小姐…梅勒村很快就没有你这个村长了,到时他们那些人,还不是要

  乖乖的迁入城里去……」

  格雷紧紧的捏住她的乳头,力道如此之大,几乎快把她的娇嫩敏感的乳头给

  捏烂了。

  「哈哈哈!!真是个难得的美人儿啊!!」

  「呃呃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

  希维亚绝望的呐喊着,猛摇着玉首,当格雷把她的双乳抓出爪痕来,她差点

  没有昏死过去。

  「爽!你这对贱奶还真大啊…哈哈!!我会慢慢玩的!!先让我来尝尝你这

  个母狗的贱穴!!」

  格雷用手掰开她的大腿,迫不及待的将硬挺的大肉棍,噗呲的一声巨响,用

  力插进她的蜜户里头,好久没有被男人进入,干涩还没湿润的蜜户就这样被粗壮

  的肉棍撑开刺入,痛得她再度昂首痛哭。

  「呃呃呃呃呃!!!!…」

  格雷按住她的小腹,将他淫痒的肉棍,一寸一寸的,插进那紧实干涩的蜜户

  里,意气风发的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

  响亮至极肉体的碰撞声,可见格雷是多么的心急,多么的用力的强暴着希维

  亚。

  格雷用力的把肥大的肉棍淫靡埋在她的体内横挑竖插着,这狂暴的性交过程

  中,希维亚只感受到极大的痛苦,虽然她的蜜户渐渐分泌出了爱液,迎合了男人

  的交配,可是这种暴力的侵犯让希维亚感到无尽的悲愤,无尽的难过。

  格雷庞大的躯体随着性爱过程逐渐青筋暴凸,他越干越疯狂,那根又粗又长

  的肉棍,几乎每一下都是十分暴力的捅进她的蜜户深处,并贯开她的子宫口,整

  颗如鸡蛋般大的龟头不停地撞向子宫的肉壁上,他的两只大手,从来都没有离开

  过她的乳房。

  再怎样坚强的女人被男人这样暴力的奸淫也会理智尽丧,在痛苦和快感的攻

  击下,希维亚被爆肏得不停地泄淫,悲愤的尖叫声转为惊心动魄的浪叫声,全身

  泄得几乎快碎开一样,而格雷却一次比一次勇猛,一次比一次的,插得更加用力,

  更加的深。

  「太爽!!!实在是太爽了啊啊啊啊哈哈哈哈!!!」

  格雷边用力的抽插着身下的希维亚,一边粗暴抓住她的水嫩豪乳,昂首看着

  天花板,那副丑陋的五官扭在一起,口沫横飞的叫喊起来。

  「呃呃!!!呃呃!!!哇哇哇哇!!!哇哇哇!!!」

  只是短短的十多分钟,她的蜜户就已经被格雷快速的捣插上了数万次,她的

  下半身已经失去知觉了,就只剩下无限的绝望和痛苦,铺天盖地的涌入她的脑海。

  格雷插得过瘾了,立刻抽出肉棍,爬起身来胯下对准她的脸蛋,将那根沾满

  爱液的丑陋肉棍,粗暴地全捅进她的小嘴直达喉腔。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等暴力的口奸让希维亚差点羞愤昏死过去,她杏眼圆瞪,看着那根恶臭的

  肉棍把她的嘴当活塞般来回抽插着。

  她奋力的使力想挣脱口枷,用力的给这个臭男人的肉棍给咬下来,不过这一

  切是徒劳的,长时间被口枷撑开,并被肉棍不停地撞击而导致她的下巴痛得麻痹,

  感觉快要脱臼了。

  格雷又爽快的叫了一声,双腿紧紧夹住她的上半身,肥大的大腿紧贴住她的

  粉嫩脸蛋,将肉棍插得更深。

  「呜呜?!?!?………」

  那根粗长的肉棍在希维亚的嘴里乱捣乱撞,铁硬的大龟头不停地插入她的喉

  咙里头,痛得她发疯似的猛扭娇躯,双腿猛蹬,而格雷就勇猛的伏地挺身,将他

  的下半身重重的压落在她脸上,把她的嘴当活塞一样,一下又一下的,将自己的

  肉棍爽快的拔出,再奋力的插入。

  「呜!!呜!!呜!!呜!!呜!!……」

  格雷狂插了几百下,终于忍不住要射精了,他一声长啸,完全不顾及希维亚

  的感受,直接整个人压了下去,把他厚重的下半身压在她的头部,将整根肉棍全

  部插进她的香嘴里。

  整根肉棍顿时完全没入她艳红的腮帮子,痛得她双眼翻白眼泪狂飙,她顿时

  喘不过气来,整个人剧烈的扭抖着。

  「呜呜呜呜呜!!!!」

  塞满她嘴腔里的肉棍突然胀了一大圈,大量淫毒的热精从龟头尖狂射而出,

  全数灌进了她的喉咙里头。

  可怜的希维亚被这种残暴的口奸干得死去活来,她无法躲开这个丑男人的热

  精灌溉,几乎一滴不剩的强迫她硬生生给吞了下去,她一下子承受不了这种暴虐,

  发出了一声长哀,格雷的肉棍还没拔出来,她就昏了过去。

  「呜哇!!!哈哈哈哈!!!好爽!!你们这些贱肉就是要这样子玩才过瘾

  啊哈哈哈!!!」

  格雷满足至极,缓缓的爬起身来,看也不看被他肏昏的希维亚,走到一旁打

  开袋子,楸出了一大捆麻绳,然后望向那个瘫在地上的巨乳细腰美女,露出了狂

  恶的神情。

  他走向希维亚,将那捆绳子抛在她身上,那根依然坚挺的大肉棍蹦蹦跳跳的,

  乌黑的龟头尖喷发出更恶毒的气息。

  ***********************************

  复兴中的莱特村,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全托路克的能力,那强大的魔法罩阻

  挡了那些企图趁火打劫的不怀好意之徒,给了所有村人一个绝对的安宁,他们才

  能安心的去哀悼死去的亲朋好友,用心的重建破损的村庄。

  伊凡坐在一颗大树旁,手中虽然握着书本,可是他却完全没有要阅读的心情,

  一双深蓝色深邃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发愣着。

  「伊凡…你怎么了?」

  丹尼尔那娇柔的嗓音一至,伊凡怔了一下,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她。

  精神渐渐好转的丹尼尔,美丽青春的五官已经恢复了些许红润,她长发披肩,

  穿着一身米白色的连身裙,长至膝盖的裙脚露出了她的一双雪白小腿,幼葱般的

  脚趾,轻轻的踩踏在青葱的草地上,一条棕褐色的腰带,缠着她的水柔细腰,将

  她前凸后翘的身材完全浮现出来。

  尤其是她的一双丰满的胸脯,线条圆滚分明极具立体感的映出在稀薄的棉花

  布质上。

  如此漂亮的女孩子,身上有一处实在是令人感到惊讶,就是她的右手边的袖

  口处空荡荡的,美丽的躯体,却欠缺了一支手。

  暖风阵阵飘来,飘开了她的修长柔发,伊凡看得有点发呆,回过神来心情却

  复杂至极。

  「没什么,我只是有点累…嗯,丹尼,你精神好多了吗?」

  「嗯嗯…我好多了,我要让自己快点振作起来,一起帮忙村子里的人才行…」

  丹尼尔蹲了下来,伸出她唯一的左手,轻轻的按在伊凡手中的书本上。

  「这是说什么的?」

  伊凡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她依然苍白的嘴唇,虽然失去应有的血色,丹

  尼尔的樱唇还是很美的,两片细如叶舟的薄唇一张一合间吐出的气息,香甜无比。

  「丹尼,我已经拜托卡尔找个炼金术士,给你装……装上一根手臂…」

  伊凡低着头来,愧疚的说着。

  「你说什么?不,我不会让你减短自己的生命,来给我换一个手臂的!」

  丹尼尔听了伊凡的话后,赶紧抓住他的手臂,惊恐的说道。

  「丹尼!!你是为了救我!才搞到这样子的…就让我补偿你…就算是拿走了

  我十年的命,我也愿意!」

  伊凡激动起来,拍来她的双手后,他紧握住她的双肩,悲伤的说道。

  「啊!!……」

  丹尼尔手臂上的伤口被伊凡捏得刺痛了一下,轻轻的呻呤了一声,伊凡见状

  赶紧放开了手。

  「对不起!……对不起…可是……」

  「嗯嗯…伊凡,你说,我们认识有多久了?」

  丹尼尔露出了些许笑容,她轻轻的拨开柔发,坐在伊凡的前侧,背对着他问

  道。

  「三年了…为什么这么问?」

  近距离的看着她的香背,伊凡不禁心跳逐渐加速起来,也好奇她为何会突然

  问这些。

  「你都会说了,我们认识那么久,你知道当时你差点就被……我是多么的害

  怕吗?…就算再重来一次,我也会奋不顾身的扑向前去把你挡开!」

  丹尼尔转过头去看着他,露出极度幽怨和不忍的神情说道。

  就是因为她这份无私的善良,伊凡对她更加的心动,当下他多么想对丹尼尔

  表示自己压抑已久的情感,可是话到喉咙处了却不敢说出口。

  「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冲动的…」

  伊凡别过头去惭愧的说道。

  「我已经失去了父亲,还有布莱斯先生,我不想再失去身边任何一个人…伊

  凡,你要答应我,不可以再这样冒冒然去送命,可以吗?」

  伊凡听了心脏一阵绞痛,因为他看见了丹尼尔那悲伤难过的神情。

  「对不起…」

  他当下能说的,就只有这三个字,来表示自己无尽的歉意和悔恨。

  「……走,我们一起吃晚饭,好不好?」

  丹尼尔很快的将悲伤的情绪给抛开,因为她不希望伊凡过于责备自己,她缓

  缓的站起身,伸出她的左手,看着伊凡,在橘红色的夕阳笼罩下,她露出了以往

  天真灿烂的笑容。

  这份美丽,这份温柔,让伊凡更加对她不能自拔。

  两人来到了丹尼尔的屋子里用餐,两人边吃着烤番薯边有说有笑,毕竟他俩

  年纪相仿,丹尼尔只大他一岁,所以他们平时话也很投机,每次一起聚餐,都会

  聊得很久,聊得很开心。

  「呼…好久也没有这样开心了,伊凡,你等我,我去拿点酒来!」

  看着丹尼尔愉悦的表情,脚步轻盈,体态靓丽的走进屋子后方,伊凡傻傻的

  看着她的背影,可他也没有拒绝她的好意,两人餐后就肩并肩的坐在屋外的阶梯

  上,喝着香醇的美酒,一起欣赏着那高挂夜空的满月。

  晚上十时,村人们都已经放下了复兴工作,各自回家打亮了自家屋外的灯火,

  一些屋子被摧毁还在重建的村人们都会到其他人的家里一起边用餐边嘘寒问暖,

  这个时候莱特村变得非常平静,感觉一个星期前的那场杀戮就像噩梦一样,好像

  完全没有发生过这件惨事。

  可是大家都知道这是不变的事实,他们失去了至亲,失去了最受大家爱戴的

  村长,丹尼尔也因此而失去了一根手臂。

  「有时我会很可怜那些魔女…要不是她们被逼上了绝路,她们也不会如此疯

  狂的去反抗和到处去杀人……」

  丹尼尔看着远方,平静的说道。

  「丹尼,你人太好了…你还未曾见过那些残酷的事实,或许你听闻过,可是

  …这个世界上,不顺心的事情,悲惨的事情,可是超乎我们想象的…」

  伊凡回答着。

  「如果你是那个魔女,遇见了许多同胞们被赶尽杀绝,你是不是也会像她一

  样,疯狂的想要进行复仇?」

  伊凡并没有回答丹尼尔这个问题,他只是沉默着把手中酒杯里的酒给大口大

  口的喝光。

  「或许…你们不能深入的体会活在这个时代的女性的那份无助吧…」

  丹尼尔说完后叹了一口气,也跟着举起酒杯,咕噜咕噜的把酒给喝干。

  过后,丹尼尔似乎喝多了,摇摇欲坠的被伊凡扶回睡房里,伊凡将她轻轻的

  放在床上,而他也喝多了,带着醉意笨拙的步伐,笨手笨脚的点亮了房子里的油

  灯。

  伊凡看着躺在床上的丹尼尔,此刻她正半闭着美眸,左手放在她的额头上,

  柔弱的喘气声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响亮。

  伊凡也听见了自己那加速的心跳声。

  他战战兢兢的走向前,坐在丹尼尔的身边,心情也跟着躁动起来了。

  「嗯……伊凡……我……我好不开心…村子里的那些小孩子,维森…小洁西

  …他们…他们都不在了………」

  丹尼尔小小声的哭泣起来,伊凡见了心疼万分,扑下去紧紧拥抱着她。

  「呜呜……」

  丹尼尔身心疲倦的,也顾不了这么多,任由伊凡对她又搂又抱。

  被酒精熏陶的伊凡,胆子渐渐大了起来,他轻轻的拨开丹尼尔的左手,看着

  她苍白的脸庞,低下头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这一番举动让丹尼尔吓了一跳,她错愕的看着伊凡那张英俊的脸庞,那张她

  从来也没有见过的表情。

  「丹尼…我好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

  年轻轻轻,精力旺盛的伊凡,其实是很容易被偌大的情感欲望控制的,他当

  下已经不能操纵自己的理智了,就只想要和丹尼尔亲热,将压抑得难受的情欲,

  全部给发泄出来。

  他一个转身,整个人压落在丹尼尔雪白柔嫩的娇躯上,二话不说,马上就对

  她强吻起来。

  「呜呜!!!呜呜!!」

  丹尼尔睁大双眼,不敢相信伊凡居然如此大胆示爱,只不过她只是挣扎了一

  会儿,就全身无力的瘫了下去,任由伊凡不断地舔舐她的樱唇。

  一滴滴闪着光芒的泪水,从丹尼尔紧闭的眼角处流了下来。

  未曾有过性爱经验的她,只是想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路克这唯一她心爱的

  男人,当她想到这里,开始心不甘情不愿的摇首挣脱了伊凡的舌吻。

  「不行……伊凡……你喝多了……不要这样子!」

  丹尼尔有点难过的伸出柔弱的左手推着伊凡庞大的胸膛,希望伊凡赶快住手,

  她不想要因为这次的事情,而破坏了他两的关系。

  「为什么…难道我不是路克,你才拒绝我?」

  伊凡被她拒绝立刻显露愤怒,他强压着自己的怒气。有点悲愤的问道,可是

  当他此话一出,他才发现,他已经做了一件无法弥补的蠢事了。

  「…………」

  丹尼尔已经不想再说任何话,她也没有话要和伊凡说了,她只是冷冷的看着

  他,看得他怒气高涨却又无处发泄,却又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进退两难的

  情况下,他还是将错就错,选择了自私。

  他也不发任何言语,伸手按向丹尼尔那双丰满硕大的美乳,丹尼尔也不再反

  抗,只是悲愤的紧闭双眼,来面对接下来伊凡狂风暴雨般的泄欲。

  没几下子丹尼尔身上的连身裙就被伊凡剥下来,看着那副他朝思暮想,性感

  漂亮的美妙胴体,那双雪白丰满的美丽大乳房,那纤细欲折的水蛇腰,腿间那令

  人着迷的美丽处女蜜唇,他潜藏在内心那股无止境的欲望就像火山一样,顿然爆

  发开来,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拾的那种。

  「丹尼…丹尼……你好美……真的很美…」

  伊凡像个饥渴的婴儿一样,紧握住那双他一双手也覆盖不住的酥香巨乳,把

  她左边乳房上的乳头整颗含了下去,电驰般的美感,让丹尼尔几乎尖叫起来,她

  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幽怨的呜咽一声。

  伊凡搂住她的细腰,不停地用嘴唇来回徘徊在她的乳头上,蛮横的又吻又吸,

  把丹尼尔搞得娇喘连连,少了一根手臂的娇柔胴体,剧烈的在他的怀里颤抖着。

  「啊啊………不行……不要这样……子……伊凡……天啊……」

  原本娇羞的英俊男孩已经转身一变,成了一个被情欲操纵的野兽,伊凡的一

  双眼睛布满血丝,不停地喘着粗气,紧紧盯着丹尼尔不放。

  「你要是真的做了…我会……恨你的……」

  丹尼尔幽怨的说道,别过头去不想正视着伊凡。

  「要恨就恨…丹尼…全天下的人都不能阻止我爱你…谁都不能…」

  「伊凡……你……」

  丹尼尔从来也没有想到,一向来对她相敬如宾的伊凡,原来对自己的爱慕情

  欲是如此之深,她能深深的感受到,因为伊凡那炽热如烈阳般的眼神,仿佛要将

  自己给燃烧殆尽般强烈无比。

  当伊凡的嘴吻落她的阴唇处,并暴力的将舌头窜进她的蜜户里,她被那不曾

  有过的快感,羞耻和恐惧,搞得花枝乱颤的抖动着。

  「天啊!!………不……住手………你住手啊啊啊………」

  她虚弱的体力无法拒绝伊凡的侵犯,只能放声哭泣,挥动粉拳打在他的头部

  上。

  伊凡这个时候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他脱下自己的衣物,露出他那青筋浮凸,

  线条优美的强壮身躯,还有腿间那根早已经怒拔而起的肉棍,用双手将她的臀部

  抬起,疯狂的,贪婪的啃噬着丹尼尔最敏感的私处。

  那天晚上,丹尼尔十分无助的,悲伤,沮丧并带着绝望的心情下,任由伊凡

  将她搂在怀里又揉又捏,再被他那强壮粗大的肉棍给破处,全程她都一直小小声

  抽泣着,就算是第一次破处所带来的疼痛,她都强忍下来不敢叫喊。

  伊凡抬着她的双腿,温柔的来回抽送着,而丹尼尔则被他一次又一次的推送,

  由最初的痛楚,到达性爱的美感,再尝到了她未曾有过的性爱高潮。

  过于紧实却湿润的蜜户紧紧的吸着他的火辣肉棍,那笔墨不可形容般的美感

  让伊凡脑袋发麻,和她一样,紧咬着下唇,互相压抑着不敢放声叫欢。

  「啊啊啊……我…不行…了…嗯嗯啊啊啊啊!」

  雪白的玉体在伊凡的身下美妙的颤动着,直到两人一起达到了绝无仅有的高

  潮快感,伊凡才精关崩塌,深深的将肉棍埋在她体内,狂暴的射精。

  丹尼尔哭泣了好久,接着就在伊凡的怀里昏昏沉沉的睡了下去,醒过来后,

  伊凡跪在地上抽泣着,不敢抬头望向她。

  她用唯一的左手撑着自己的身体,缓缓爬起身来,看着床上那一小块处女红

  血迹,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怨恨至极的看着一旁的伊凡。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渗入屋内,而两人依然保持着一个姿势好久好久,环绕着

  整间屋子里的,就只有他俩小小的抽泣声。

  ***********************************

  海迪村经常弥漫着一股恶臭,这座坐落在高耸树林中央,被人遗弃的村庄,

  就算是大白天,由于高大的树木大量的遮挡住了阳光,加上村子里几乎每一间屋

  子和建筑物都被大量的蔓藤盘扎着,让这个荒凉的村子成了十分阴森恐怖的地方。

  村子的一个角落有一间已经腐朽的大木屋,木屋里传出一个女性惨淡沉闷的

  嚎叫声,还有一个男人野兽似的低嚎声。

  屋子里头,一个全身光溜溜的美丽少女,脖子套上了粗大的麻绳,绳子绕过

  天花板上一根粗大的横梁,把她整个人笔直的吊起来。

  希维亚全身上下被一圈圈细麻绳紧缚起来,她的一双傲人雪白巨乳被麻绳捆

  住根部,束得肿胀圆凸,像两颗大排球一样爆凸圆滚,双手则被反缚在背后,原

  本就纤细的腰部叫绳子一圈又一圈的勒得异常过分的紧,让她的上半身看起来比

  例十分可怖。

  由麻绳紧缚而成的那对豪乳和不对称的细腰,简直是形同画出来的魔鬼身段。

  被捆在背后笔直的双臂,和一双修长美腿也被麻绳细细麻麻的套着,缠绑在

  她身上的麻绳紧到都深陷进雪白粉嫩的肌肤里,很明显的绑她的人并没有手下留

  情,希维亚一身雪白的皮肤都被勒得通红。

  一个体型高大魁梧,样貌十分丑陋的男人,正赤着身子,站在少女的身后,

  一手握住麻绳的另一端,不停地挥动着手上的马鞭,残忍的挥打在她的圆滚丰臀

  上。

  「呜!!!呜!!!!」

  断续沉闷的惨叫声从她被木棍子塞住的嘴里发出。

  希维亚两团雪白肥美的臀肉,背部和纤细的手臂已经被鞭得皮开肉烂,痛得

  她泣不成声,而勒在她脖子的绳子更被格雷残忍的抽拉着,一下子把她拽得双脚

  离地,一下子又放开绳索,让她不断地被绳子勒得喘不过气来的同时,还要承受

  鞭笞的痛苦。

  「贱女人!老子先打烂你的屁股,再强奸你的屁眼!」

  格雷把血迹斑斑的马鞭丢下,换了一根两边都布满尖锐钢珠的细铁棍子,用

  力朝她的屁股一击再扯,就这样活生生的把希维亚丰臀上的一条肉给拽了下来。

  希维亚撕心裂肺的嚎叫着,巨大的痛苦让她像条不甘死去的脱水鱼般疯狂抽

  搐着,把口中的木棍子咬得嘎嘎声响。

  一股金黄色的液体,从她尿道溢射而出。

  「该死的母狗!!你居然撒尿?!!太没有礼貌了!」

  格雷一边嘴里胡乱的骂着,把手中的铁棍戳向她的乳房,一手抓住绳索猛地

  往下拉,把正在失禁的希维亚整个人给高高的吊起来!

  套在颈部上的绳索立刻收得最紧,雪白的嫩肌立刻浮凸出一根根被绞出的青

  筋,希维亚痛苦至极狂乱的挣扎着,随着玉体抽搐的剧抖使一双丰满巨大的乳房

  左右上下猛拽,狂蹬那双修长的美腿。

  希维亚原以为自己就这样死去,痛快的结束这场可怕的噩梦,可是当她快被

  绳子绞死的瞬间,格雷就放开手中的绳索,让她整个人重重的跌了下去。

  已经昏死过去的希维亚一头栽在那被自己的尿液濡湿了一大片的地板上,白

  皙的玉体趴躺在自己的尿滩上像一个脱水的鱼儿般不规则的抽搐抖动着。

  格雷也不顾希维亚一身尿液和腥臭味,赶紧蹲下去握住自己的肉棍,往两团

  血淋淋的臀肉中间就是狠狠一刺,整根铁硬的肉棍立刻进入她的直肠里头。

  「哈哈,你别以为可以这样轻易的死掉!我还没玩够呢哈哈哈!!」

  格雷拿起一大罐装着浓稠的不明液体的瓶子,抓起希维亚的玉首,取下塞在

  她的嘴巴的木棍子,将液体猛灌入她的嘴里。

  那是一瓶成分相当淫毒的春药,液体流入希维亚的身体后立刻发挥了作用。

  淫邪的毒气立刻渗入脑髓,接着就是一股滚烫的热流在她的胸腔爆发,把昏

  死过去的她给弄醒,整个人狂颤不止,雪白的肤色泛起了浓郁的红晕,一双乳头

  马上坚硬的勃起,全身突然好想被千万只蚂蚁搔爬一样,淫痒万分。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

  希维亚睁大双眼,臀部传来的剧痛都不能盖过那火辣万分的淫痒,还有那根

  不停搅动她后庭的肉棍所带来的绝顶快感。

  「呼!哈!!你这个巨乳母狗!!真是叫人欲罢不能!我要射爆你的子宫!

  哦!!……哦哦哦!!」

  格雷将肉棍猛插到顶,双手榨住希维亚那双已经被他捏得不成圆形的豪乳,

  昂首奋力嘶吼着,一股股滚烫的热精,再次把她的子宫给灌满。

  可怜的希维亚躺在地上被奸淫得全身都沾满格雷的臭汗水和自己的尿液,恶

  心得让她想吐,格雷还不放过她,将铁硬的肉棍从蜜户抽出来,把她抱起来,盘

  腿坐下,握住她的细腰,再次把她的屁股套进了自己的胯间那怒挺的肉棍中。

  接下来的七个小时间,格雷不吃不喝换了许多姿势,不停地来回奸淫她的屁

  股和蜜户,直把她干得再次泄断腰,放出了一次比一次更浪更狂的淫叫声…

  直到格雷射了五个回合,这才结束了这场残忍的奸淫。

  经过无数次高潮的希维亚,发出一阵虚弱的淫喊声后,一头栽在自己的尿滩

  上,昏死过去。

  她的小腹还不停的抽搐着,大量乳白色的精液搅拌着淫水不断从被奸得通红

  的蜜户里流出,两片红肿的阴唇想一张小嘴一样,随着身体抽搐着一张一合的溢

  射处乳白色的淫精。

  ***********************************

  「请问你有没有看见伊凡?」

  丹尼尔神情失落的拉着某个妇女,轻声问道。

  「没有啊…丹尼,你要好好休息,别到处乱走了。」

  她只能微微一笑,妇女从她身旁擦身而过,她环视着村子,却不见伊凡的踪

  影。

  自那天早上后,丹尼尔就再也没有看见伊凡。

  手上一个背囊都没有,只是提着把刀,伊凡离开了莱特村。

  他不能再面对丹尼尔,去面对着自己那丑陋的私欲。

  然而他将私欲,转变成仇恨。

  他誓要夺取布莱克的性命,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他也要找到这个邪恶的魔女。

  只有把那魔女的首级给取回来,他才能有面子回到莱特村。

  在深山野林里独步着,他落下了丝丝眼泪,紧握着手上的大刀,一步一步,

  踏踏实实的迈入森林深处。

  ***********************************

  「是时候送你上路了…」

  格雷自觉已经在希维亚身上爽够了,将她拖到村子中央的广场处,做好了宰

  杀她的准备。

  希维亚被虐待得想要反抗都没有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铁链五花大

  绑起来,再被格雷撑开四肢,呈「大」字型的捆绑在广场中央的两根铁柱上。

  「去死!」

  格雷一声怒嚎,立刻对着希维亚一轮拳打脚踢,直把她打到全身淤青红肿,

  手脚关节处全被击碎,肋骨都断了几根,希维亚痛得全身狂颤,翻着白眼,大量

  的泪水倾泻而下,被木棍堵住的小嘴不停的溢射出鲜红的血液。

  接着,格雷将一个由两根长棍子组成的夹子夹住了她一双巨乳上下处,猛地

  收紧,把两团血迹斑斑的豪乳夹成两团巨肉球。

  希维亚痛苦的哀嚎着,她多么希望男人赶快结束自己的性命,结束这一场悲

  惨的人生。

  然而格雷是个十分残酷的野兽,他居然轮起根根坚韧的钢针,把钢针全都插

  入了她的乳房里去。

  肥美的乳肉立刻变成了肉串一样,每一边都被十根钢针刺入,鲜血直流,那

  剧烈的痛楚,让希维亚全身痉挛猛抖着。

  「呃呃呃呃呃!!!」

  「嘿嘿,像这样肥大的奶子,就是这样破坏才是过瘾啊,哈哈哈!!」

  恐怖绝伦的邪笑,叫希维亚一颗心脏直堕入绝望的深渊之中。

  「还没结束呢!」

  格雷点燃了一根木棍,将火苗放在她的双乳下方,转瞬间就把她的双乳给烧

  得皮开肉烂,溢射出腥黄色恶臭的脂肪液体,和大量立刻被烧得蒸发的鲜血。

  希维亚胸前那原本美丽的两团丰乳,立刻成了两个被烧焦熟烂的烤肉。

  格雷还以为这样子希维亚就会死掉了,却看这个女子居然还没有断气,杀红

  了眼,轮起大刀将希维亚的双腿给砍了下来!

  修长玉腿离开了躯体,扑通一声伴随着大量的血液跌落在地上,希维亚更是

  剧烈疯狂抽搐起来。

  格雷手起刀落,动作伶俐的把她的一双大腿给分割成四截,放进自己的背囊

  里头。

  「奶子还没烂啊?还能撑吗?你妈的!!」

  格雷握着夹住那双已经被烤熟的乳肉的铁棍,用力一夹,再提起右腿踩住她

  的腹部,狠狠握着乳夹往后一拽,直接将那两团乳肉给撕了下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

  格雷把烂肉丢在地上,满意的看着眼前被他整得血肉模糊的大美女,将她嘴

  里的木棍给扯下来。

  「呜娃哇哇哇哇!!!」

  这一扯还得了,希维亚居然还有力气,用吃尽奶力的力气,撕心裂肺的嚎叫

  起来,格雷一声暴喝,直接用刀把她的玉首给切下来。

  美丽的玉首一离开躯体,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了。

  就只有更大量的鲜血,咕噜咕噜的从脖子断口处喷出来,格雷紧接着,用一

  根粗长,末端削尖的木棍,往上朝她的蜜户插了进去,用力推着,木棍直穿破希

  维亚的子宫,戳她的五脏六腑,接着末端被持续推到从脖子断口处伸了出来。

  然后格雷迅速的用大刀将她仅存的双手给砍断,失去垂吊支持的香艳尸身,

  立刻顺着穿插她的木棍滑了下去。

  整根竖立在地上的木棍,完全被血液给濡湿,并挂着丝丝支离破碎的肉块。

  直到毙命的最后一刻,依然睁大了美眸的玉首被插在铁棍末端上,原本美丽

  的希维亚就这样被虐杀成一堆惨不忍睹的血肉了。

  失去了头颅和四肢的躯干胸前只剩下两个血肉模糊的深洞,躯干上下几乎没

  有一处肌肤是完美的,她的四肢被格雷分割了一截截,塞进背囊里准备带回去慢

  慢品尝。

  「嘿嘿,这肉可别浪费了,老子拿回去当下酒菜,母狗,你得感到荣幸才对!

  哈哈哈哈!」

  ***********************************

  琳赛静静的坐在一旁,一双握着一块烤得香喷喷的鹿腿肉的小手微微颤动着。

  她抬起头来看着高耸的大树,那温暖的阳光透过重重绿叶撒下,让她看得有

  点目眩。

  她还以为自己再也不能见到阳光了。

  路克就坐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吃着,他那副充满野性的吃相,有点害怕的把

  身子畏缩起来。

  在亮白的阳光照耀下,赤着上身的路克的身型更是比平常琳赛所见到的更庞

  大雄伟,一身强壮浮凸的肌身犹如雕刻出来般呈完美曲线,一双脚仿佛一踏能震

  起一股劲风,一双手臂壮硕得几乎可以轻易勒死一头凶猛的狗熊。

  在女性的眼里,路克就像天神般宏傲,英俊又轩昂魁伟,勇猛又狂野得让人

  心惊胆跳的雄性象征。

  琳赛的四肢已经恢复自由,草草的穿着一件破烂的衣物,不过这也不代表她

  可以随时逃离路克的魔掌。

  「你怎么还不吃?挑食吗?还是不吃肉啊?」

  路克冷冷的看着她。

  「哦…不…我吃……」

  「………」

  她不敢直视着路克,因为对方正在用着肆无忌惮的眼神紧盯着她。

  路克把她带出来,解开了魔法阵,其实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引诱那个破坏

  莱特村的魔女来到这里,他知道,魔女们都会依靠彼此身上的魔法气息,来和彼

  此取得联系。

  可是他等了很久,有点不耐烦了。

  他静静不出声,只是看着眼前的琳赛,思绪有点不顺畅起来。

  琳赛那双小巧纤细的小手,那白皙透红的柔肌,水嫩嫩的可爱脸颊,看得他

  有短暂时间的发愣。

  「原来我的小媳妇儿是个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吖!」

  突忽起来的声音,让路克吓了一跳,琳赛更是怔呆住了。

  莉莉丝就这么一眨眼之间,出现在他俩的面前。

  琳赛看着不知从何冒出来的女人,惊讶之余,也惊叹对方那美艳绝伦,令人

  窒息的美貌。

  莉莉丝径自儿来到了琳赛面前,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细心的看着她,然

  后朝路克微笑起来。

  「没想到路克你这么会选啊,这妮子长得真美,而且心地很善良哦。」

  路克不用问,也都知道对方的身份了。

  「你来干嘛?你想怎样?」

  路克那张俊脸扭成极度暴怒的表情,是琳赛从未见过的。

  「没什么,就只是来看看我的媳妇儿啊。」

  琳赛一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聪明伶俐的她很快就知道眼前这

  个女人是路克的母亲!

  她张大了嘴,思绪顿时停滞不前。

  这女人全身上下都释放出令人战栗的魔女气息,很明显此女人和她一样都是

  魔女啊,为什么路克,这个专门屠杀魔女的男人的母亲居然也是一个魔女?

  她摸不着边际,只能傻傻的看着他们两个。

  「她说什么鬼话?她不会是你的媳妇!她是魔女!我迟早会把她杀了!」

  路克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郁闷,猛地站了起来,露出暴怒的表情,对着莉莉

  丝怒吼着。

  「你不会杀她的…」

  莉莉丝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他身前,抬起头来欣赏着路克,继续说着。

  「嗯…你越来越像你父亲了,神韵,体态都和你父亲一样哦………简直是太

  完美了!」

  路克几乎稳不住脚,莉莉丝一字一句的话语猛轰炸着他的脑神经。

  「你这个妖女!胡说!」

  路克挥起手来想动粗,可是莉莉丝比他动作更快速,轻轻的按住了他的手臂。

  琳赛吓了一跳,可是动也不敢动,她无法理解,为何路克会对着自己的母亲

  抱有天杀般大的敌意。

  「我今天来看你,只是要和你说一件事情,你要是再这样我行我素,你身边

  爱你的女人就会遭殃,还记得希维亚吗?她已经命不久矣了。」

  路克一听就怔呆在原地。

  莉莉丝冷冷的看着他,冰冷的眼神却是带有丝丝不舍和疼惜。

  「你……你…说什么……」

  「希维亚因为不肯屈服于教廷,而遭其人报复,她现在被恶人残忍的强暴虐

  待,没多久,她就会被恶人给碎尸万段了。」

  莉莉丝一字一句,不仅是路克,琳赛也听得一清二楚。

  「我说完了,我不会去救她,因为我不能插手人类的事情,倒是你,我的孩

  子,你可以。」

  莉莉丝说完转身救离去,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他俩的面前。

  琳赛看着那身型庞大的路克,正微微颤抖着,望着远方默不作声,那一刹那

  的寂静,感觉异常恐怖。

  那天琳赛终于知道,为何路克如此憎恨他的母亲。

  当她被路克带到海迪村,已经太迟了,村子外的广场上,只剩下希维亚被暴

  打得血肉模糊的躯干,串插在一根粗长的木棍上,而希维亚的玉首,则被刺在木

  棍的末端上方。

  琳赛一见此惨状,立刻抱着肚子扑倒下去难过的呕吐起来。

  路克一声怒吼,疯狂的冲向前去,对着希维亚的死尸跪了下来,抓着自己的

  脑袋,双眼冒出了炽热的火花。

  「妈的!!!我要杀了你!!!!」

  惊天动地的嚎叫声,响彻了整片森林。

  躲在一旁的格雷暗暗吃惊,他真的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没想到才刚虐杀希

  维亚后正要离开,就碰见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路克的身影。

  他赶紧闪进海迪村出口不远处的树林里去,大气也不敢喘的观察路克和他身

  后的小魔女。

  「呼…嘿嘿…此地不宜久留啊……」

  格雷丑陋的表情扭曲着,庆幸自己的敏捷和幸运,没和路克撞个正着。

  他站了起来,正想转过身去往树林里逃逸,只见一个非常美艳的女人站在他

  的面前。

  布莱克二话不说,一个声音也不让他从喉咙里蹦出来,就电疾快剑,将格雷

  的头给割了下来。

  鲜血四溅,头部离开了脖子之际,只能听见一个相当空洞的「啊」声响,笨

  重的身子立刻倒了下去,首级滚到一旁。

  布莱克看也不看被她砍杀的男人,她的视线就只有正在抓狂嚎叫的路克,和

  他身后那仍然跪在地上,像个小孩子一样哭泣的琳赛。

  原来琳赛叫路克给抓走了,布莱克一见她依然活着,实在的,感到了一阵无

  比的安慰。

  可是她为什么依然活着,而没被路克杀害,这让她一下子消化不过来,只能

  沉住气,看着事态接下来的发展。

  「希维亚……我……对不起………」

  路克难过至极的痛哭着,捶打着地上的硬石,两个大拳头立刻见血,大量的

  泪水,滴落在血迹斑斑的双手上。

  琳赛当时想都没想,为何自己会有这个举动。

  她扑到路克身后,紧紧搂着他,和他一起哭泣着。

  或许她觉得路克现在和她一样,都经历过了朋友被虐杀的残酷事实,绞心般

  的痛苦,和那恐怖至极的绝望。

  她把路克搂得很紧,俏脸埋在他宽厚的背部,只是和他一起哭泣着,什么话

  也说不出口。

  布莱克一见此景,大气也不敢喘,她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景象。

  二十分钟前,因为希维亚命丧前那凄厉至极的惨叫声,被刚好在海迪村附近

  三公里处经过的布莱克听见了,她赶紧来到海迪村,却也发现一个可怜的女子已

  经被那个恶名昭彰的教廷恶人格雷给虐杀,香魂玉殒了。

  也正好碰见窜躲在一旁,那个杀害了无数无辜少女的淫贱恶人格雷。

  她杀得了格雷,却来不及拯救希维亚。

  她惊觉自己也拯救不了琳赛了。

(责任编辑:杞人)
文章人气:
  • 新破魔女武神(4):年
    新破魔女武神(4):年少时的梦想是得到亲生父母的疼爱,哪怕一次也好 第04章父皇,你还...
    新破魔女武神(4):年少时的梦想是得到亲生父母的疼爱,哪怕一次也好
  • 新破魔女武神(3):亲
    新破魔女武神(3):亲生父王为何对女儿如此薄情,父王,我不是孽种! 十四岁的生辰,早...
    新破魔女武神(3):亲生父王为何对女儿如此薄情,父王,我不是孽种!
  • 新破魔女武神(2):公
    父皇,是苍穹国的皇帝。苍穹,是最大的国家了。 这些,都是我慢慢才知道的。 「心儿,...
    新破魔女武神(2):公主沦为傀儡虽命中注定仍心有不甘
  • 新破魔女武神(1):
    第一卷 新破魔女武神:身为公主怎奈如此早熟 第01章我知道,我是棋子上 「公主,慢些...
    新破魔女武神(1):身为公主怎奈如此早熟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