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历史 > 都市黑镜头 >

一起长大慢慢变老之丫头好味道TXT连载(3)

2017-09-07 10:18 太平新闻网 点击次数 :

  一双大手,在自己柔软上抚弄着。

  「父皇,你答应我的,今天做我一天的父皇的。」我看着眼前的男子。他已

  将我剥的一丝不挂了。

  「心儿,我只答应你做父皇。却不是答应这个。」看着他埋在了我的胸前。

  「父皇,我想看银树花。」我知道,那里是禁地,没有人可以进去的。

  可是,这一刻不知道为何。我真的好想看,真的很想。

  胸前的男人抬起头,看着我。

  「父皇,好不好?」我带着希冀。

  看着他起身,拿来了一件宽大的披风。

  「呀……」我被抱起,裹在了披风中。

  我没有说话,环着他的脖子。看着他抱着我经过黑暗的园子,然後到了禁地。

  侍卫连看都不敢看我,只是恭敬的开门。

  银树花,还是那麽美丽。可是,已经开始凋谢了。

  「没有想到,那麽快就谢了。」我可惜的看着,满地早已铺满的银白色的花

  瓣。

  「心儿。」

  披风被扯去,铺在了地上。

  「父皇,让我躺在花瓣中,可好?」我笑着,看着他。

  「会着凉的。」

  「父皇,不会的。」

  终究,他还是将我放在了地上。软软的,已经铺上了厚厚的花瓣的地上,竟

  然感觉不到粗粝的石子。就好似,躺在了一张柔软的床榻上一般。

  「心儿,我要你。」

  我看着他褪去了所有了衣物,那利器正蓄势待发着。

  我仰起身,吻上了那张薄唇。不过,他似乎不甘於被我夺走了主动权。一把

  将我压在了花瓣上,我看着花瓣有些飞散起来,在我倾泻的发丝上。

  我闭上了眼,搂着他的脖子。

  感受着他似要把我吞噬的吻,感觉着他的大掌不断的若搓着两团浑圆。慢慢

  的,身子竟然起来自然的反应,慢慢的贴合着他了。

  「心儿,你越来越美了。」一吻罢,他看着我。

  「父皇,你爱我吗?」我闭着眼,问他。

  「爱,只爱你一人。我只爱心儿。」

  我听着他的话,笑了。

  「那就要我吧……」

  说完,感觉到那利刃进入了我早已准备好的幽谷中。

  「恩啊……恩……」我轻轻的喘息着,「父皇……」

  「心儿……我的小妖精!」我听着他粗重的喘息。

  感觉着他,一次大过一次的冲力。

  慢慢的,感觉着自己似乎跟着他沈沦了。

  秋日的风,吹拂着。

  银色的银树花瓣,一片片的落下。

  而我,被他抱在怀中,披着披风,他靠在树干上。

  我伸出手,一片花瓣,落入掌中。

  「父皇,如果……」我看着花瓣,「我要报复皇後,你会帮她吗?」

  我只是轻轻的开口,手却掬起一把地上的花瓣,洒落在空中。看着花瓣落在

  黑色的披风上,美的虚幻。

  「你想怎麽做,我不会阻止你的。」

  听着他强力的心跳,我闭着眼靠着。

  「是吗?无论我做什麽你都不会阻止吗?」

  「你又想做什麽呢?」大手,环着我的身子。

  「我只想让,皇後失去两样东西。你说,可以吗?」我转身,看着朱戟龙。

  「我已说过了,你想做什麽,我都不会阻止的。」我看着闭着眼,没有说话。

  「父皇……」看着这个俊美的男子,「你爱过母亲吗?」

  他一言不发,我以为,他什麽都不会说了。

  「我只爱着一个叫朱素心的女子。」

  他还是闭着眼,我却看得清晰。他的每一个表情,都是一种深情。

  「你难道没有想过,我会因为那些恨你吗?」

  「你会吗?」他睁开了眼,看着我,「心儿,你我都知道的。你的奶娘,不

  会让你恨我。而且,我知道,你一直想要的,是什麽。」

  我低头。

  是啊……我想要的,一直想要的……

  其实,不多的。

  可是……

  「心儿,你要的,我一辈子都无法给你的。」他将我抱入怀中,「我可以给

  你一切,独独给不了你要的情,明白吗?」

  「所以,可以让我和朱御海亲近吗?让他,补偿你给不了我的。」

  「他?你不怕他对你动情?」我看着他,不相信,「心儿,你太美了。只要

  是男子,不会不动心的。」

  「我相信哥哥!他只把我当做妹妹的!」我激动了,我知道的。

  可是,如果他也……不!哥哥不会的!

  「父皇,哥哥会一直把我当做妹妹的,对不对?」明明,那些话是他的说的。

  可是,我却只想要找到一个确定。

  「哎……」

  听着他叹气了。

  「是吧……」

  似乎,是肯定了不是吗?

  那一夜,我们没有回去,一直在禁地中。因为,那一夜,是银树花最後的花

  季了。早上第一缕阳光出现的时刻,所有的银树花,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了。地

  上的花瓣,只剩下黑色的死寂一般的枯萎了。

  他将我送回了房中,只是告诉我,冥月国的太子来了。

  若是我想见,到时候就随他一起接见。

  我摇头了,有些事情,还是就维持原状吧……

  我知道,冥月国的太子来了。因为,他走时告诉我的。

  我还是慢慢的走到了御花园中,因为此刻,所有的人都在前殿吧。

  「心儿。」一个熟悉的温暖的声音传来。

  「哥哥!」我很高兴,因为是朱御海,「你怎麽在这里?不是该在前殿吗?」

  「我是特地来看看你的。」他揉着我的头发,「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这几

  日忙碌的都忘了你的。」

  「不要每次都揉啦!你看看,都乱了!」我瞪着他。

  「这是什麽?」突然,他从我发间取下一样东西,递给我。

  银树花瓣?!

  可是,为何其他的禁地中的都枯萎了。它却还是泛着银白色的光泽?

  「心儿,这是……银树花吗?」他的样子,似乎很惊讶。

  我点点头,拿过了花瓣,看着它的美丽。

  「你……去过禁地?你是如何进去的?那里的钥匙,只有父皇有的。」

  「父皇带我去的。」那一刻,我有些烦躁。

  其实,我知道,我只是怕他知道了我和父皇的关系。所以,很烦躁他会继续

  问下去。

  可是,出乎我的意料,他没有多说什麽。只是看着我,用我不懂的眼神看着

  我许久。

  「心儿……你……」他似乎欲言又止。

  「恩?」

  「没事。」最终,他还是无语了。

  如同往常一般,坐下後,我靠在他的肩头。

  「哥哥,为什麽银树花的花期那麽的短暂?为什麽枯萎後,只剩下死寂的黑

  色呢?」我看着湖面,开口。

  「传说,银树花很美,银树花仙是最美丽的仙子。可是,这触怒了天後,天

  後将花仙的花期改成了几日,甚至将花瓣变成了黑色的。只是为了告诫花仙,她

  再美,终有一日只是黑色的尘土罢了。」

  他的话,一字一句的敲在了我的心上。

  「终有一日,成为尘土吗?」我重复着,「或许,那一日,我也会一样吧…

  …」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如何。

  或许,我也会如同那花仙一般,成为黑色的尘土吧。

  「心儿,你怎麽了?」他一脸的担忧。

  「为什麽我总是觉得你心中有好多的悲伤?」他的语气,柔柔的,「心儿,

  有什麽不开心的呢?告诉哥哥,哥哥帮你分担,可好?」

  我,能说吗?

  告诉他,我和父皇的关系?

  告诉他,我其实不是他的妹妹?

  可以吗?

  「没事,可能是看到了银树花的凋谢,有些伤感罢了。」最终,选择无语。

  回到了玉凤宫,看着奶娘忙碌着整理我的衣物。

  「奶娘。」我开口。

  「宫主,您回来了。老奴这在帮你整理一些秋日的衣物。」

  看着奶娘忙碌的样子,我坐了下来。

  「难道,你愿意这麽一辈子吗?永远只是默默的陪着他?默默的呆在我的身

  边?」

  我看着奶娘的身子一僵。

  「公主,您在说什麽呢。老奴是奉了娘娘的命照顾您的啊。」

  「是吗?可是,为什麽你一直要我不要恨父皇呢?」我看着奶娘,「其实,

  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你还是决定瞒着我吗?」

  「公主……」奶娘转身,看着我。「您,知道了?」

  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看着门外一片天空。

  「奶娘,如果你不愿意承认,我也不说。」眼神很远很远,「但是,我知道

  了。父皇,又怎麽会不知呢?他是何等的聪明的人啊。」

  我看着奶娘苦笑了很久,然後悲伤的看着我。

  「心儿,看来他是真的爱着你了,是不是?」

  第一次,我听着她叫我的名字。不过,我还是点头了。

  「我早该知道,从你的出现开始,我就该知道了。」奶娘垂下头,「你准备

  如何?他又准备如何?」

  「我,还是要为母亲报仇,让皇後失去她最重要的东西。」我开口,「父皇,

  他说了,他不会干涉我的。」

  「是吗?」我看着她,嘴角带着凄楚,「心儿,我不得不羡慕你。或者,任

  何一个女子都该羡慕你的。因为,你得到了朱戟龙的爱。」

  这句话,我并不明白。

  「不明白吗?」看来,她的确是知道我的心思的,「他是苍穹的主宰,他从

  来都是不折手段的。对他来说,只有有用和无用的区别。可是,若是被他爱上了。

  他会护着一世的周全的。」

  是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眼前的奶娘,眼神中带着羡慕和凄凉。

  「或许,当年你就不该将我带回皇宫的。」我看着她,「你说是不是,母亲?」

  她的身子,僵住了,只是盯着我。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

  「奶娘,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吧。什麽都不用变化,就当我什麽都不知道,

  而你也什麽都不知道吧。」我走回了床榻上,静静的躺下。

  她没有说话,我自然也不知道她是什麽表情。

  然後,听到脚步远去的声音。

  「公主,老奴先退下了。您好好休息。」然後,是关门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看着床顶。

  母亲,你是真的很爱很爱父皇的,是不是?

  可是……他爱上的,竟然是你名义上的女儿。

  我苦笑,为她的凄凉的感情。

(责任编辑:水滴)
文章人气:
  • 西安直飞成都航班全部
    最近很多人注意到,西安几乎没有直飞成都的航班,大部分都需要转机。原本直飞两地只需...
    西安直飞成都航班全部取消 民航管理局介入调查
  • 吴浩升夫妇设计陷害项
    有点不对劲。 不对,是非常不对劲。 他们在休闲农场玩得很开心,除了抓鸡之外也在湖滨...
    吴浩升夫妇设计陷害项立言欲火难耐,苏小敏酥胸嫩腰一夜娇喘
  • 一起长大慢慢变老之丫
    一双大手,在自己柔软上抚弄着。 「父皇,你答应我的,今天做我一天的父皇的。」我看...
    一起长大慢慢变老之丫头好味道TXT连载(3)
  • 倾城懒妃不好惹之忘词
    清晨起来,我是微笑的。因为,今天是朱戟龙答应我的,做我的父皇。 十六年来,我一直...
    倾城懒妃不好惹之忘词帝文摘TXT连载(3)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