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历史 > 都市黑镜头 >

倾城懒妃不好惹,狂欲女神希娅教皇封神历险记

2017-09-01 16:52 太平新闻网 点击次数 :

  倾城懒妃不好惹,狂欲女神希娅教皇封神历险记:当希娅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时候,耳边想起来奇怪的对话。

  「怎么了?这样就不行了?」

  「艾吉大人,请……请让我休息下。」

  「不行!如果只有这种程度,我不在的情况下,你怎么保护希娅?」

  「呜……请再来吧!艾吉大人!」

  「这才像样子!给我咬紧牙关了!」

  「哦啊啊啊啊啊啊啊!」

  鲍勃的惨叫声让希娅顿时清醒了过来,朝声音传过来的方向望去,看见鲍勃

  被困于一个巨大的魔力球中,本来还有些白皙的皮肤已经被四处乱窜的电流弄的

  一大片黑板,而造成这一切正是自己的爷爷。

  「呜呜~ 爷爷不要欺负鲍勃啊!」没多想,希娅就已经跳下床,抱住了艾吉

  的大腿使劲的摇晃着。

  「你个死丫头!」艾吉给了她一记重重的手刀,然后一挥手,魔力球就化为

  了星光四散开来。噗通,因为术式被打断,鲍勃没有依托,就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感觉怎么样?」艾吉托着死抱住自己大腿的希娅走到鲍勃的身前,踢了踢

  他的脑袋问道。

  「在下感觉好极了!」鲍勃嗖的一下从地上窜了起来,右手捶胸,行了个骑

  士礼。

  艾吉满意的点了点头刚想说话,希娅充满愤怒的声音就从下面传了过来:

  「蠢狗!你是在想本圣女示威吗?」

  二人低头一看,希娅本来是抱着艾吉的大腿被拖了过来的,鲍勃从和她签订

  契约到现在还没穿上衣服,地上窜起来后,那条粗长的棒子正好对着希娅的脸,

  一颤一颤的,看上去可不就是在示威嘛。

  「啊!我的主人,在下永远都是您的一条狗,怎么会向您示威呢。」鲍勃脸

  上立马堆起了笑容,讪笑的说道:「刚才不是为了向教皇大人报告情况嘛。」

  「哼!」希娅也不纠缠,从地毯上站起身来。她知道对方已经在契约的力量

  下和自己死死的绑在了一起,未来的关系只能会越来越紧密,稍微给他点甜头也

  不算什么。

  对着鲍勃搓了搓手,然后一抛,一件件华丽的神袍就砸在了他的脸上:「蠢

  狗,服侍我穿衣。爷爷,这条蠢狗,必须好好调教一下,今天希娅就先回去了。」

  「嗯,也好,一会我也有些事情办。」

  让希娅带着鲍勃离开城堡后,艾吉也闭上眼睛,挥挥手解除「虚拟狂欲之堡」

  回到了现实,可睁开眼睛时,看见的不是自己那个小房间,而是一张女人的笑脸。

  「呃。」艾吉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第一眼看上去,并不属于那种绝世容

  颜,最多也就比较耐看,不过,再仔细看着,就感觉眼前这个女人就是自己最理

  想的女人,不管是气质,身材,容貌,还是那有些俏皮的笑容,都是自己最理想

  的样子。

  然后,艾吉就明白了自己眼前这位的身份:「伊西塔大人?」

  「呀?挺厉害啊。」女神伊西塔吃惊的轻捂自己的小嘴,笑眯眯的说道:

  「竟然一下就猜到妾身了。」

  「妾身什么鬼?」艾吉下意识的吐槽道,又意识到自己在和一位神明对话赶

  紧正色道:「全世界没有哪个女人会在一个男人眼里是完美的,哪怕她的美貌倾

  国倾城。但是您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最适合我的,我和您生下

  的孩子绝对是最强壮且聪慧的。这么多的提示,如果我还猜错,那就真是上辈子

  白活了。」

  「你小子嘴巴真甜。」伊西塔痴痴的笑着,然后一挥手,不远处一桌俩椅被

  变了出来,指着那边说道:「坐。」

  艾吉也没客气,直径坐下来问道:「女神大人不知……」

  「别整这些文赳赳的,你难受我也难受。」伊西塔厌烦的摆了摆手,说道:

  「把你叫上来就是和你说道说道你体内的那套系统的事。」

  「系统?」艾吉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才猛然发觉,自己是有着除了世界观催

  眠意外,还有个金手指呢。

  「对,就是那个系统。」伊西塔点了点头说道:「你也发现了,最近你收人

  后,这套系统本来应该给你多多奖励的,但是现在根本就没有反应了。是不?」

  「对啊,别的我不说了,元寿液您可不能克扣啊。」艾吉立马打蛇上棍的说

  道。

  「该给你的都会给你,急什么!」伊西塔取出两个杯子,放在桌子上,打个

  指响,一株植物从地上生长出来,在艾吉的杯子前开了一朵娇艳的鲜花,对着杯

  子上方停了下来。

  「这……」艾吉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望向伊西塔。

  「看我做什么,你知道该怎么做的。还是说你想喝我这边的?」伊西塔抚媚

  的白了艾吉一眼,然后拿出来一个茶壶,往自己的杯子里一倒,冒着热气,粘稠

  的乳白色液体就流了出来。

  艾吉突然明白女神杯子里的那是什么了,那是自己的精液,还是被加热过的。

  「呃……不用了。」艾吉这几天不是没吃过自己的精液,在和玛佩尔操屄的

  这几天,要说没吃过,那是放屁,两个人在爱抚对方的过程中,早就不知道吃过

  对方和自己多少精华了。但是那是在动情的情况下不可避免的,可要是光就这么

  喝下去,艾吉自认为还到不了那个地步。

  艾吉看了看那多花,紫色的花朵,绿色的枝干,再加上粉色的花蕊,虽然是

  没见过的品种,但也很普通的样子。唯一的不同之处,那就是一股浓郁的香味在

  花蕊处四散,很香,很浓。

  艾吉伸出手,在花朵上轻轻碰了一下,那朵不知名的紫色花立刻就像是触电

  一样,抖动了一下,并且一滴滴谜之液体被抖出来,洒在了桌子上。

  「哦~ 」艾吉明白该怎么做了,他先是一只手轻轻的扣住了花茎,然后另一

  只手开始轻轻抚摸那紫色的花瓣。果不其然一股股香味浓郁花蜜开始从花蕊的地

  方分泌出来,经过花瓣,滴落在下面的杯子里。

  「轻一点,它们很脆弱。」伊西塔出声。

  艾吉从触感上也知道这种花非常的脆弱,自己手指传来的触感提醒着自己,

  别用力,用力的话会伤到它们。所以艾吉异常的小心,并没有回应女神。

  而艾吉的温柔也得到了回报,随着他手指的爱抚,紫色花分泌出的液体越来

  越多,并且逐渐从原来的无色液体变为半透明的橙色。最后,在紫色花一阵剧烈

  的抖动后,细细涓流也填满了艾吉身前的杯子。

  「妾身果然没选错人。」伊西塔啪啪啪的鼓着掌,欣赏的说道:「你和妾身

  果然是一对呢。」

  「一对变态是吧?」艾吉没好气的说道。

  「没错,你和妾身都是变态。」伊西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举起手中的茶

  杯对着艾吉的说道:「那么,为了把这变态的理想传播出去……」

  「为了这变态的肉欲中快乐的生活下去的理想……」艾吉也举起了手中的茶

  杯,轻轻的在伊西塔的茶杯上轻轻一磕。

  「干杯!」×2说是干杯,但一人一神都只是轻抿一口而已,艾吉不知道伊

  西塔那边的口感怎么样,但自己茶杯里的东西,那种丝滑,那种香甜感和恰到好

  处的温度,还有那有些涩涩的触觉。艾吉可不想一口气就喝下去,那叫暴殄天物。

  「对了。」伊西塔放下手中的茶杯,对着艾吉说道:「这次叫你来你关于你

  体内系统的事。」

  「这话你说过了!」艾吉无语的扶着额头。

  「是吗?没关系,再说一遍。省着你忘。」伊西塔没管艾吉怎么样继续的说

  道:「前几次系统启动几次后,被这个世界的本土神察觉到了。」

  「啥!」这下艾吉吓得从座椅上窜了起来,要知道现在自己的实力对上几个

  好手还可以,但是一旦对上下凡的神明,哪怕是个投影,都要完蛋。

  「激动个毛!」伊西塔又一个指响,刚才还仿佛耗尽了精华的紫色花朵里可

  就把艾吉来了个五花大绑,给绑在了椅子上,花朵像是个脸一样正对着艾吉的脸。

  伊西塔再次挥了挥手,那朵紫色花才打着旋放开了艾吉,但却没有全放开,

  艾吉的下半身已经被绑着,并且那朵花像是发觉了什么似的,刺溜一下钻进了艾

  吉的胯下。

  「哎!你这……女神陛下!这朵花在……」下半身传来的触感告诉艾吉,那

  多紫色的花,好像伏上了自己的肉棒。并且有把它包裹起来的意思。

  「没事,它不伤人的,估计是被你的那根鸡巴散发出来的味道吸引了。」伊

  西塔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道:「别动!让它好好伺候伺候你。就当提前联系了。

  这株植物可是你未来宠妃之一哦。」

  「可我怕……嘶~ !不小心弄坏它。」艾吉感受着下体的快感,强忍着不把

  自己的腿合起来。

  「那你就加油喽!要知道这种事以后可是日常。」伊西塔坏笑着说道:「好

  了,集中精神,听我把正事说完。你就解脱了。」

  「您!说!」艾吉努力中。

  「嗯,妾身刚才说到哪了?哦,系统启动散发出来的神力气息本来很微弱,

  但是好死不死,那个至高神的天眼双子星刚好注视了圣山。发现了异常。还好被

  我及时发现,关掉了系统,并且把那两个天使的记忆封印摘除,要不然后果不堪

  设想。」伊西塔拍着大小适中的胸脯说道,好像是受到了惊吓似的。

  「这么说,还没有被发……唔……射了。」听到还没有没发现,艾吉精神一

  放松,本来在被刺激的紧锁的精关立马被打开,浓郁的精液一股脑的射给了在艾

  吉胯下努力耕耘的紫色花朵。

  「嗯~ 」伊西塔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只有痴女才能露出的笑容

  说道:「当然啦,不过也很危险了呢~ 为了避免这种事再次发生,系统会暂时关

  闭,只会在你的城堡里激活。并且,从现在开始,所有已经提供的,但是没完成

  的任务全部取消,奖励道具不会发放,但会开放相应的奖励权限。」

  艾吉并没有注意到女神的表情变化,而是看着从自己胯下钻出来的紫色花,

  闭拢着花瓣,像是个人一样仰着头,移到了一边,像是个刚侍奉完主人的女仆一

  样,竖在了艾吉的左侧,并且看那从花蕊处到花茎底端一股股凸起往下移送的样

  子就知道,这朵花正在吞食着艾吉的精华。

  「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伊西塔恼怒的声音传来,并且是伴随着耳朵的剧

  痛一起来的。

  「听见了,听见了!以后只能在『狂欲堡』里接,并且捕获那两个圣女的任

  务取消,道具没了,但是承诺给的城堡权限还是给的。」艾吉被女神捏着耳朵像

  是提溜小鸡仔一样提溜起来,全身的重量全集中在耳根,疼得他龇牙了嘴。

  正当艾吉开口求饶,一边矗立的紫色花突然窜了起来,缠绕在女神的手臂上

  来回的扯弄着,想让女神松开那只惩罚艾吉的手。不过它那点力量对于艾吉都欠

  奉,更别说女神了,来回几下后,女神没事不说,自己倒是掉了几片花瓣。

  「嘿!都说女大不中留,你这刚生下来没十分钟呢就胳膊肘向外拐?」伊西

  塔被这个自己刚刚创造出来的植物给气乐了。不过生气归生气,女神还是松开了

  手。

  「嘶嘶嘶嘶嘶嘶~ 」艾吉捂着耳朵乱蹦中。

  「……」紫色花还不能说话,但是这并不妨碍它把自己的想法传递给女神,

  摆了摆腰,转了转圈,并且还指了指蹲在地上龇牙了嘴的艾吉。紫色花心中所想

  的就大致传给了女神。

  「你还没有长大,如果这么贸然的下去,可是要成为他的负担的哦。」女神

  捡起了掉在地上的花瓣,轻轻揉捏着。

  「!!!」着急的摆动着。

  「好好好!你别摆了,妾身答应了还不成。」伊西塔看出来了,自己刚刚创

  造出来的生命,在尝过自己在人间代理人的精液后,已经深度精液上瘾了,不过

  自己也不能说别人呢,毕竟自己也是这些上瘾者之一呢。

  「艾吉!给妾身过来!」伊西塔对还在蹲着的艾吉吼道。

  「在,女神陛下。您有何吩咐。」艾吉知道,这时候的女神虽然说算不上生

  气了,但也是处于不爽当中!还是小心点把。

  「这株花朵,想要寄生你。永久的那种。」伊西塔语不惊死人不罢休的说道。

  「女神陛下。您别吓我了。」艾吉无奈的看着女神,对着那朵花伸出手让其

  缠绕在自己的手臂上,说道:「刚才您的说过了,这是我的宠妃之一。」

  「啧!竟然记住了。」伊西塔不爽的扭过头,然后说道:「没吓你,真的是

  寄生,这株花本来要在我这培养后才给你的,不过这小家伙刚才尝过你的精液了,

  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和你共生了。」

  「所以?」艾吉看着手中的紫色花,有种不好的预感。

  「所以只有你慢慢培养啦。」伊西塔再一次打了个指响,紫色花的花茎应声

  而断,然后与大地分开的花朵带着不短的花茎迅速的钻进了艾吉的长袍里。接着,

  剧痛从胸口处传来。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

  **** **********************

  当艾吉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小屋里。要不是浑身上下疼痛的

  要命,估计会把刚才的一切当成幻觉。

  急急忙忙扒开上衣,心脏处一朵娇艳的紫色牡丹花纹身印刻在那里。栩栩如

  生,不时的还有一股能量脉冲在上面游动。

  「从今往后,咱俩就同生共死了哦?小家伙。」艾吉温柔的摸了摸心脏上的

  花纹,说道:「对了,要给你起个名字啊。」

  「……」胸口处传来的阵阵温暖,说明紫色花它同意这个想法。

  「那么……嗯……就叫伊芙琳怎么样?姓氏的话,就跟我的姓。」

  「……」愉悦,欢快的思维传达了过来,看来「伊芙琳·翁」这个名字很喜

  欢。

  「那好,以后,你的名字就叫:伊芙琳·翁!艾吉·翁的生死契约伙伴和血

  脉相连的女儿。」

  「嘶嘶嘶嘶~ 」细小的,如同胶带从皮肤上撕下来的感觉,刚刚得到伊芙琳

  这个名字的紫色牡丹花,除了根依旧扎根在艾吉的心脏,其他的部位都脱离从艾

  吉的胸口处脱离出来。

  「现在出来没问题吗?」艾吉轻轻的抚摸着花瓣。

  伊芙琳摆了摆花冠,然后用花瓣含住了艾吉的手指,在轻微颤抖中,把自己

  的的花蕊对准了艾吉的嘴巴,好像是在问:「我有花蜜,你喝吗?」

  艾吉明白她的想法,把手指抽出来,不轻不重的在她的花冠点了一下说道:

  「不急,以后我们的时间很长,不要勉强自己。乖乖的睡觉。明天还有好多事呢。」

  伊芙琳很听话,轻轻的用花冠和艾吉的皱巴巴的皮肤磨蹭了几下后,就盘旋

  在艾吉的身体上,再一次化为了纹身,沉沉的睡去。

  「呼~ 」感觉到伊芙琳的灵魂进入沉睡后,艾吉长舒了一口气,颤抖着躺在

  床上,浑身疼痛难耐,这一次的契约过程对于艾吉的肉体负担非常大。

  不过万幸艾吉挺了过来,通过考核的艾吉以后的日子会很好过,伊芙琳会每

  天提取艾吉摄入的营养,配合阳光产生「寿元液」,再也不用通过那个让人蛋疼

  的系统来收集。这让艾吉轻松不少。

  不过虽然说负担减少了,可自己依旧深处险境,必须早日离开圣山才行,可

  这谈何容易,原来这个肉体的灵魂掌握的知识不说,就是现在,艾吉说自己掌握

  着至高教派的绝大部分神术。圣山中没有人会怀疑这句话。

  如果自己走出圣山,必定会被各方势力盯上,他们会想尽办法把自己脑子里

  的东西全部挖出来,挪为己用。现在自己在圣山相安无事,让至高教派不先动手

  的原因只有一个:「混沌法典」。

  这本法典除了艾吉,谁都没有见过,或者说见过的要么在第一时间毙命,要

  么在一段时间后彻底忘却法典的一切!包括它的样子。

  艾吉之所以能够触碰到它,而且能够翻译上面的文字,这得益于他在翻开法

  典的第一眼,就认出了法典扉页上面的文字并且默念出来:「献给吾最爱的女儿

  ——艾米丽。」然后,法典就对艾吉开放了权限。

  现在在圣山中,知道「混沌法典」的存在有三个。第一个:教皇;第二个:

  七骑士团总长;第三个就是艾吉。骑士总长常年在外讨伐异端,并且对于这本法

  典有着极高的排斥心里,所以并不具威胁。最重要的是教皇,这个老家伙在艾吉

  的记忆里,是个极端的「教派主义至上」的人,曾经不止一次流露出想把艾吉脑

  中的知识用秘法提取出来。

  要不是艾吉从来只是卧室- 书馆- 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并且只讲混沌法典

  上的知识传授给希娅一人,艾吉估计活不到被降临的一天。综上所述,教皇在等,

  在等艾吉完成翻译的那一天,就是艾吉的死期。

  不过,从女神那得来消息看来,教皇已经不打算等下去了,要不然不会让自

  己想办法撤离。但是,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怎么才能逃出圣山后,还不被人追

  杀?

  一个计划在艾吉的心里逐渐成形。

  ******************** ******

  ************** **************

  ****

  阳光,从小小的窗户照射进来,映衬在艾吉的身上,一朵紫色的牡丹花缓缓

  的从他的身上生长、树立。然后贪婪的吸收著明媚的阳光。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富有节奏感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惊得伊芙琳「呲

  溜」的钻进了艾吉的胸口。并且释放出让人精神起来的芬芳香气,想让艾吉赶快

  起来。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敲门声再次响起,艾吉终于皱了皱眉毛,睁开了

  眼睛:「是玛佩尔修女吗?」

  「是的,艾吉大人。希娅的早课差不多结束了,所以特来提醒。」门外的玛

  佩尔说着在外人很正常的话,但在艾吉听来,这是暗语:「希娅的早课还有段时

  间,请先把我的子宫灌满吧」的意思。

  艾吉靠着床头坐起来,摸了摸胸口处有些发抖的伊芙琳,说道:「进来吧。」

  「失礼了。」玛佩尔打开房门走了进来,并且迅速的把房门锁死。还释放了

  两道隔音结界。做完这一切后,玛佩尔本来严肃的面容迅速融化。

  「早上好,教皇陛下,今天为您提供早炮的还是便器玛佩尔。请多多指教。」

  说着,玛就媚笑着,无比的顺从的跪在了艾吉的床边,并把自己的头颅抵在了地

  毯上面。

  「嗯?你这是又演的哪一出啊?玛佩尔修女。」艾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玛

  佩尔头都要大了,昨天晚上刚和鲍勃说完教派里没有跪拜礼,玛佩尔今天就来这

  么一出。虽然说从自己的立场来说,一个美女说着淫秽的言语,跪在自己的身下

  确实很爽。

  「便器女的职责哦,我的教皇主人。」玛佩尔抬起头来,满脸饥渴的伸着舌

  头,舔着嘴唇,双手用力的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捏着:「啊,主人,我昨天晚上被

  女神陛下拉去神国了,在那里女神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并且亲自赐福于我,啊!

  这是多么多么让人感到无比的荣耀。「

  「那家伙……」艾吉这回是头真的要炸了,前天的时候好不容易稳住了玛佩

  尔的理智,让她慢慢的臣服于自己,只有这样才可以尽可能让她在对自己催眠免

  疫的情况下对自己有归属感。可是,女神打破了这一切。天知道希娅会不会伤心。

  「主人,请不要担心。」正当艾吉发愁该怎么向希娅解释的时候,玛佩尔开

  口了,她爬到了艾吉的床沿,把头枕在上面,正视着他的眼睛说道:「请看着我

  的眼睛,请相信我,我并没有打算破盘子破摔,玛佩尔是『回归教派』的女祭司

  长,是管理教派内务的负责人,这点我是不会忘记的,此等的下贱样子只会对您

  和希娅点下露出。其他人,即便是我的丈夫也不可以。除非……是您的命令。」

  听完玛佩尔说的话,艾吉沉思了一会,然后突然问道:「你在女神那经历了

  什么?」

  「啊啦!真不愧是女神相中的人,一下子就正中靶心呢。」玛佩尔没有回答

  艾吉的话,反而是慢悠悠的爬上了艾吉的床,当看见艾吉胸口处趴着的伊芙琳后,

  微笑的朝她打了个招呼:「早上好,伊芙琳·翁小姐。」

  「!」艾吉可以肯定,伊芙琳这个名字玛佩尔绝对是不可能知道的,更何况

  她喊出了「翁」这个姓氏。

  「看来我们的女神陛下对你很宠爱。」艾吉说道。并且有意无意的用手护住

  了伊芙琳。

  玛佩尔没有回答,反而是跪在他的身下,伸出双手,掀起了艾吉的睡袍,一

  头钻了进去,在自己的兄弟被温暖的腔室裹住之前,艾吉听到她这么回答:「主

  人,我发誓:我的心,我的肉体,甚至我的灵魂,都永远属于您。所以,主人,

  我知道我的话很矛盾,但是,真的,能先让我保留些小秘密吧。总有一天,我会

  在您的胯下一边承受着你的恩宠,一边哭喊着把这份秘密说出来,所以,请给我

  一些时间吧。」

  「……」艾吉闭目沉思了一下,然后伸手,按在玛佩尔的头,缓缓的按了下

  去:「女神不会加害于她的信徒,更不会加害于我。所以,做好你的事吧,玛佩

  尔修女。」

  「遵命,吾之主人。」玛佩尔说完,就张开了小嘴,在艾吉的胯下,凭着感

  觉把那条长长的巨物纳入口中。反复的吸允了起来。

  「……」被艾吉护在胸口的伊芙琳发觉气氛没那么紧张后,也展开了自己的

  枝条,迎着阳光开始了为艾吉孕育寿元液的「光合作用」。

  **************** ***********

  ********** ***************

  至高教派藏书馆

  「莉娜修女,莉娜修女你在哪?」老嬷嬷干瘪的响彻在整个藏书馆。

  「我在这,芭芭拉嬷嬷。」藏书馆一角响起了莉娜修女的回应。

  「哦,你在这啊,嗯,你这是又做了什么?」芭芭拉嬷嬷看着从一大堆书山

  里钻了出来,的莉娜,面色威严了起来。

  「对不起,嬷嬷。我刚才整理书架的时候摔倒了。」莉娜坐在书堆上,低着

  头忏悔着自己的过失。

  「怎么这么不小心?弄坏了这些珍贵的藏书怎么办?」芭芭拉丝毫不关心莉

  娜在摔倒的过程中是否受伤,她关心的只是藏书是否损坏。

  「万分抱歉。」莉娜伏在地上,再一次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知道自己错了,那你要坐在这些珍贵的藏书上面到几时?还不快从藏书上

  下来?收拾好?」看着莉娜跪伏在自己面前,芭芭拉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不过又训斥了几句后才拖着衰老的残躯走向远处。

  「呼~ 」莉娜看着芭芭拉走向远处,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身后的书堆说道:

  「可以出来了哦。亚萨大人。」

  哗啦,书堆中做起来的一个人,正是亚萨,这时候的他赤裸着上身,显示着

  古铜色的肌肤和强壮的肌肉。让昨天刚刚食髓知味的莉娜有一阵呼吸急促。

  「这个老女人好奇怪。」起身的亚萨拍了拍胸膛,一身男侍从装就穿戴在了

  他的身上:「我竟然没感应到她走进,要不是她先出声,咱们就有大麻烦了。」

  「是啊。」看着亚萨用神术盖住了身躯,莉娜燥热的身体也逐渐冷却了下来:

  「咱们被发现还好说,要是艾吉大人的计划被打乱,罪过就大了。都怪你!好好

  扶梯子,突然摸人家的屁股,明明起床的时候刚在里面射过。」

  「嘿嘿嘿」亚萨没有否认的挠了挠头,想起昨晚上的3P艳事,胯下的肉棒

  竟然又要起反应。连忙收稳心神说道:「玛佩尔姐姐让我们装作和以前的样子继

  续行动,不过我以前都是在苦行殿修炼的,完全不知道做什么啊。」

  「所以你就来骚扰我?」莉娜没好气的白了亚萨一眼:「告诉你哦,昨晚人

  家虽然和你做了,但是人家是属于艾吉大人的。嘴巴和蜜穴是艾吉大人已经享受

  过的,所以给你玩没什么,人家的屁眼还没被开苞过,所以你不能碰哦,亚萨大

  人。」

  「当然,教皇陛下对下属有初夜权,玛佩尔姐姐定下的潜规则我可是牢牢记

  在心里的。」亚萨把自己的胸膛锤的咚咚响,表示着自己的决心。

  「那就好。现在,帮我把这些书整理好。咱们就可以用餐去了。」很满意亚

  萨的态度,莉娜对亚萨伸出了手指了指正在朝自己走过来的一个人说道:「当然,

  在这之前,咱们先要把这个人搞定。」

  亚萨顺着手指转过头,就看见一身华丽白袍的伊莎贝拉正在往这边走过来。

  顿时堆起了庄严的面容。

  **************** *********

  ********* ******************

  鲍勃·安德鲁现在很累,非常累。累的几乎是趴在桌子上吃饭的。昨晚从艾

  吉的住处出来后,就被自己侍奉的圣女殿下指示干这干那,还要表现的彬彬有礼。

  几个小时下来,差点没累趴下。要不是玛佩尔祭司长回来的早,不知道自己

  能不能吃的上这顿早餐。

  「嘿!兄弟,这是怎么了?你看上去像是被女妖榨干了精力的村农一样。」

  旁边一个小队的骑士打趣的拍着安德鲁的肩膀。

  「唉,昨晚被大人物看中,要求干了些杂务,一夜没睡。」鲍勃脑袋放在桌

  子上,一只手捏着面包,像个机器人一样咀嚼着自己的食物。

  「一夜的杂物也不能累成这个样子啊?难道说……」一旁的骑士脸上浮现了

  大家都懂的表情。

  「别扯了,要是真那样就好了。」鲍勃没有理会他们的打趣,依旧麻木的啃

  着面包:「虽然是个女性,不过啊,是圣女哦,你以为我敢碰那些早就被预订的

  女人吗?」

  「哦,看来是真的干了一宿活。」一帮想听八卦骑士失望的散开了。

  【哼!一帮愚蠢的家伙。我可是真的碰过了哦,不光如此,我还舔过呢。】

  这些话安鲍勃也只能在心里呐喊了。说出来没人会当真不说,还会被按上亵渎罪

  挨鞭子的。

  「安德鲁!鲍勃·安德鲁在不在?」门口响起了传令官的声音。

  「在!」鲍勃反射性的站起身来,大声回应着。

  「放下手中的东西,跟我来。」传令官刻简明了的说完,就转身走了。

  「遵命!」鲍勃赶紧有咬了一口面包,喝两口浓肉汤后,跟上了传令官的脚

  步。

  二人在行进的过程中谁也没说话,一是传令官对鲍勃没话说,二是鲍勃不知

  道面对传令官说些什么。所以,直到二人到达了目的地——第四圣殿后,鲍勃的

  心,开始提了起来,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将是什么。

  传令官把鲍勃领到了一处偏房,这是第四圣女——凯洛尔·圣光的私人办公

  地。也是第四圣殿的核心区域。

  「咚咚咚。报告,下官将鲍勃·安德鲁带过来了。」

  「带他进来。」柔美的声线从屋里穿透过来,这股声音竟然让鲍勃心里安定

  了下来。

  二人进到屋里,同时对坐在桌前的凯洛尔行礼说道:「圣安,凯洛尔殿下。」

  「不用多礼。」凯洛尔放下手中的羽毛笔,对着传令官举起手中的文件说道:

  「把这份文件送到第七圣殿去。告诉那帮贪婪的蠢货们,要是敢减少骑士团的待

  遇,我就砍了他们下面的那个头!」

  「是!」传令官结果文件,转身离开了屋子。

  传令官走后,凯洛尔看是上下打量着鲍勃,目光像是扫描仪一样,反复的打

  量着他。并不时的点着头,发出「嗯~ 不错。」的感叹。

  「那个。长官,请问……」鲍勃有种不好的预感,并且这个预感马上就成了

  现实。

  「希娅的的屄水好喝吗?」

  「呼~ 碰!咣当!」凯珞尔话还没问完,鲍勃就已经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腕,

  另一只手捏着她的脖子,给她压在了地上。

  「不错!反应够快。」被压在下面的凯珞尔一点慌张的样子都没有,反而迅

  速的一抬起腿,狠狠的踹在了鲍勃的小腹,把他踹飞出去:「不过,没让敌人第

  一时间失去战斗能力是你的第一个失误。」

  「哗啦~ 」从地上站起来的鲍勃,揉着自己的小腹暗道危险,要不是昨晚受

  到过女神的永久祝福,就这一下,自己可能已经起不来了。

  「看来狂欲神给你的好处不少。」凯珞尔看着毫发无伤的鲍勃,慢慢的眯起

  了她本来很大的眼睛,开始一点点提升自己的力量,并打量着鲍勃全身,意图发

  现什么破绽。

  看着凯珞尔眯起了眼睛,鲍勃知道她开始认真起来了,不免暗自心中叫苦,

  这下子看来要出全力了,不然就死定了,也正好试试昨晚上得到的力量。打定主

  意后,鲍勃摆了个很普标准的姿势,标准的像是《基本武技杂论》里的教科典范

  一样。对着凯珞尔但却没有立刻进攻。

  「让我进攻吗?真是愚蠢!」看出来鲍勃没有进攻的意图,凯珞尔笑了,笑

  他的无知,笑他竟然照搬教科书里的东西,要知道她的职位可是【审判圣女】,

  那个《基本武技杂论》可是她给做的序,那里的所有知识她早就了然于胸。

  凯珞尔举起双拳,身体微躬,全身绷紧。双脚一用力,就已经闪身到了鲍勃

  的身边,抡起左拳,就朝他的下巴打了过去。

  但是,却没达到人!拳头被一只手给抓在了手心里。凯珞尔不可置信的看着

  被鲍勃抓住的手,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鲍勃喃喃自语:「鹤摘!」

  还没等她听清楚,就被鲍勃的另一只手抓住,脚下一绊,再一次被按在地上。

  「虎伏!」

  「碰!」鲍勃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凯珞尔的后脑上。

  这两个招式是不是有点耳熟?没错,就是拳皇里草剃京的招式,狂欲女神把

  电子游戏里的招式整合,利用自己的神力将他们实战化,可以说,现在的鲍勃除

  了不能发射火焰以外,草剃京的所有招式和必杀技,他都用的有模有样。差的可

  能也就是经验了。

  「呼~ 呼~ 成……成功了!」第一次使用女神赋予的战技,鲍勃的神经蹦的

  非常紧,要不然也不能在实战经验丰富的不像话的【审判圣女】手中讨到便宜。

  现在一放松,全身的疲倦潮水般的涌了过来。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看着趴在地上的凯珞尔圣女,鲍勃泛起难来了,

  刚才被这女人一试探,头脑一热就打了过去,虽然说把她打到了,但是下一步什

  么的,鲍勃完全想不出来。

  「要不……杀了她?不行!」这个念头刚出现,就被打了回去!开玩笑,圣

  女被谋杀的第一时间,圣女大殿的那帮老妖婆就能知道,通过时间推算自己一定

  会被抓出来,在被审讯的过程中,一定会被抽取记忆,并且还很可能连累希娅殿

  下。

  「藏起来?不行!」藏哪?哪里能藏下并且能够持续让一个突破了黑铁血脉

  的圣女昏迷不醒?

  「嘶~ 好疼!干得不错!要知道我可是好多年没体会过疼痛了!」正当鲍勃

  纠结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时候,凯洛尔已经揉着后脑勺站了起来,而且看起来并无

  大碍。

  「咚咚咚!」门外卫兵使劲的敲着门,在门外喊话:「大人!刚才屋内有打

  斗声。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鲍勃已经准备拼命了,不过没想到凯洛尔抖了抖身上不存在的灰尘

  后,对着门外轻松的说道:「没事,试了试鲍勃的身手而已,回到你们的岗位去。」

  然后门外的卫兵也没多想,就离开了。

  看着鲍勃愕然的眼神,凯洛尔微笑着坐回了桌子后面,翘着腿对鲍勃说道:

  「怎么了?安德鲁骑士?你的脸色很精彩哦,像个小丑一样。」

  鲍勃注视了凯洛尔许久,最后认命的说道:「圣女殿下,您到底想怎么样?」

  「放松,骑士。」凯洛尔看见他已经不再处于紧绷的状态,心中也送了口气,

  说道:「我只是和未来的同僚打声招呼罢了。」说着,凯洛尔身上就开始散发出

  一种奇怪的媚态,而这种媚态,正是鲍勃昨晚接触的熟悉的东西。

  「殿下您?」鲍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至高神教的审判圣女;全大陆

  武力值前百;骑士阶梯的顶峰。这么多光环下的女人,竟然被引诱叛教了!

  「意外吗?」凯洛尔微笑着站起身,走到鲍勃的面前,双手捧着他的脸颊,

  看着他满脸的不可思议,说道:「啊~ 没错!就是这个!这种叛逆感才是我所追

  求的!」说完,就一口吻上的鲍勃的嘴上,舌头灵活的搅拌下,把他的舌头给勾

  了出来,吸进嘴里用力的吸吮着。

  二人的唾液随着凯洛尔舌头的搅拌下,不时的从四瓣紧密的嘴唇处滴落,在

  吱吱的声响下,鲍勃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最后不仅抱住凯洛尔开始回吻,

  而且开始尝试找我主动权。

  「呼~ 」正当鲍勃开始要回击的时候,凯洛尔率先撤退,放开了他,二人舌

  尖分开的刹那,一条银色的四线仿佛是不甘心一样连接着。

  「这回相信我了吧?」凯洛尔把整个身体都靠在了鲍勃的怀里,这样一点防

  备都没有的姿势,说明凯洛尔对鲍勃是一点防备都没有了。

  抱着圣女的鲍勃不知道做出说明反应,在一天一夜之内,有两名圣女投怀送

  抱,这待遇可不是谁都能够享受的,想到这,鲍勃赶紧把怀中的美人扶正,然后

  单膝跪地,说道:「骑士鲍勃·安德鲁,为刚才的冒犯向您道歉,圣女殿下。」

  「哼哼!这个时候知道怕了?」凯洛尔看着跪着的鲍勃,不悦的说道:「也

  不知道谁啊,刚才狠狠的打了我的脑袋呢。」

  「这个~ 请您原谅!刚才在下并不知道您是我们这边的人。」鲍勃发誓,刚

  才在凯洛尔这名成熟的女人身上看见了自己的主人,希娅·圣光的影子。难道说

  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有小孩子的脾气吗?

  「你好像是在想很不礼貌的事情,安德鲁骑士。」凯洛尔阴测测的声音再次

  响起。吓得鲍勃赶紧摇头否认。

  「好了,奉承话就免了,想要得到我的原谅,就拿出点行动来。」凯洛尔坐

  回椅子上,分开了两条美腿,伸出双手在自己的裤子上一划,裆部的分线就被划

  开,露出了里面肥美的大馒头:「让我好好爽一次,我就原谅你!」

  ************ *************

  ************* ************

  回到艾吉的房间,当玛佩尔颤抖着身体倒在艾吉的身侧,小穴和屁眼不时的

  冒出乳白色的精液,伊芙琳也完成了每日的采光,摇晃着枝条把自己的花瓣移到

  了艾吉的嘴边,艾吉也不客气,伸出舌头就舔了起来。这可是寿元液,关乎自己

  小命的东西。

  当最后一滴黄金色的液体流进艾吉的嘴里,伊芙琳收拢了自己的花瓣,转向

  了还在高潮余韵中的玛佩尔,来回摆动着。艾吉知道,这是被刚才射到玛佩尔子

  宫里精液给吸引了。不过玛佩尔可是希娅的精液奶壶,要是吃饭的时候挤不出精

  液来,不知道会怎么这么玛佩尔。

  不过那些已经喷出来的倒是可以。

  感受到艾吉的想法,伊芙琳对着玛佩尔缓缓张开了花瓣,花瓣越长越大,当

  最后停下来的时候,伊芙琳长到了直径2米的巨大花朵。接着,玛佩尔就被吞了

  下去。

  「……」艾吉这时候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好了。还以为女神的审美观点有

  长进了呢,没想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伊芙琳的花瓣仿佛是在咀嚼一样,把嘴里的玛佩尔来回那么几下后,就把她

  吐了出来。被吐出来的玛佩尔浑身上下竟然焕发出生机动人的样子,除了衣服和

  头发乱了一点以外。

  玛佩尔迷迷糊糊的站起身来,四处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并没发现什么不妥,

  而且刚才和服侍艾吉的时候留下来的那些精液痕迹也都消失了。这可是省去了她

  一大部分时间。

  「真是神奇!」玛佩尔说道:「伊芙琳大人这项能力真是太方便了。」

  「吱嘎。」伊芙琳仿佛听懂了一样,自豪的摆了摆已经变小的花掰,然后就

  打着旋重新变成了艾吉身上的纹身。

  「行了,伊芙琳好歹也是神物,有点能力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服侍我穿衣吧。」

  艾吉拍了拍玛佩尔的屁股说道。

  「好的,我的主人。」玛佩尔顺从的下了床。

  穿好衣服,玛佩尔率先离开了,毕竟她是希娅的侍女,被发现在一个老头子

  的房间里出来,会被责问的。艾吉等了几分钟后,也离开了房间,朝着食堂走去。

  虽然说有些饿,不过一想起那发酸的黑面包加上带有鱼腥味的浓汤,艾吉就

  没胃口。诺达的一个圣山,难道连一个厨子都找不到吗?难道这帮人的味觉连屎

  都能下咽吗?艾吉恶毒的揣摩至高教会的高层。

  走到食堂,打好饭,坐到昨天的位置,看着不远处那些信徒们吃得津津有味,

  还有说有笑,再看看自己餐具里那块黑面包,艾吉发觉自己完全没有饿的感觉了。

  「怎么了?艾吉大人,没有胃口吗?」一个女声突然从旁边传来。

  艾吉警惕的转头,看见了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一个被称为「圣女」

  的女人。

(责任编辑:杞人)
文章人气:
  • 一起长大慢慢变老之丫
    一双大手,在自己柔软上抚弄着。 「父皇,你答应我的,今天做我一天的父皇的。」我看...
    一起长大慢慢变老之丫头好味道TXT连载(3)
  • 倾城懒妃不好惹之忘词
    清晨起来,我是微笑的。因为,今天是朱戟龙答应我的,做我的父皇。 十六年来,我一直...
    倾城懒妃不好惹之忘词帝文摘TXT连载(3)
  • 子撑父菊之窝边草追着
    「朱戟龙,你爱上我了。」我轻笑,却确定。 他沈默了很久很久,才有些恼怒的看着我。 ...
    子撑父菊之窝边草追着兔子跑TXT连载(3)
  • 新破魔女武神都市之三
    晚上,朱戟龙,还是来了。不过,他的样子,似乎很累。 我静静的走过去,慢慢的按摩着...
    新破魔女武神都市之三宫七院TXT连载(3)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