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太平游戏 > 屌丝趣事 >

二笔足球续6:罗格护花冷盼凝,初访定制餐厅心生感动诧异难掩饰

2017-08-11 10:13 太平新闻网 点击次数 :

  他望望她气呼呼的小脸,然后扬扬手上的车钥匙,二话不说便反身跑进精品

  店里。

  什么嘛,说要请吃饭,结果却把她一个人丢在路边。冷盼凝伸长了脖子往精

  品店里张望,看见罗格飞把手肘撑在玻璃柜台上,身子往前倾,亲昵的和站在柜

  台里的漂亮美眉有说有笑的。

  真是死性不改,俏丽的小护士、漂亮的女店员……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脸色一瞬之间垮了下来,气呼呼地转个身,索性背过身,来个眼不见为净。

  等了半天,终于等到罗格飞满面春风的从精品店里走出来。

  「走吧。」罗格飞像个没事人的对她说。

  「去哪里?」冷盼凝的脸色和口气一样不假矫饰。

  「吃饭啊,你不是来吃饭的吗?」罗格飞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吃饭……噢……对喔,差点忘了自己是专程来「挑他餐厅的毛病」,结果却

  像个妒妇站在路边生闷气。

  妒妇……她发什么疯啊,管他有八个、十个,还是一打的女朋友,她干嘛要

  这样生气啊,那死沙猪……就让他玩个够,玩到淋病、梅毒、世纪爱滋统统缠身

  好了。

  「你干嘛啊?」罗格飞弯下腰,仔仔细细地看看她的脸,狐疑的问道:「你

  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吃你个大头鬼!」冷盼凝死命的瞪着他,毫不淑女的叫道:「很冷耶!你

  没看见人家穿的是短裙吗?要我像个白痴站在冷风里,你到底有没有大脑啊?」

  还好,还有一个让她生气的理由,可以解释她莫名所以的愤懑。

  「谁教你要穿这么短的裙子,穿长裤就不能工作吗?」罗格飞把双手交叉在

  胸前,不以为然的说。

  「你太过分了……」冷盼凝小小的身子颤抖了起来,半为寒冷、半为愤怒。

  「本来就是啊,谁规定女秘书一定要穿短裙,这么漂亮的腿露在外头,不是

  平白便宜那些老色狼吗?」说来说去,罗格飞就是有理。

  什么这么漂亮的腿……冷盼凝的脸蓦地红了起来,嘴上仍然凶巴巴地说:

  「十个老色狼加起来也比不上你这个不要脸的大色狼!」

  她一定是天字号的白痴,听见这大色狼嘴里吐出来的赞美竟然会觉得心跳失

  速,心儿怦怦地跳。

  「说得好,要不是因为我充满『男儿本色』的话,你怎么会肯跟我……」罗

  格飞慢慢压低声音,一脸嗳昧的低喃。

  「罗格飞,你敢再提那天的事,我就……」

  「什么那天、这天的,我是说你不是要跟我……一起吃饭吗?」罗格飞眨眨

  眼,故作无辜状。

  「吃你的头啦!」冷盼凝气得跺脚。气都被气饱了,还吃什么啊?

  「好了啦!开开玩笑而已,干嘛这么生气啊?」说着,罗格飞突然扬扬手上

  的长风衣,兜头往冷盼凝身上罩去。

  「你又在搞什么鬼啦?」冷盼凝挣扎了半天,才从米白色的长风衣里钻出头

  来。

  「拿着,我手酸了。」说着,罗格飞边把手插进裤袋里,同时迈开大步往大

  道边的一条巷子里走去。

  冷盼凝拉拉身上的长风衣,骂人的话冻在嘴边。

  好温暖,罗格飞的长风衣好温暖,她的腿不冷了,手也跟着暖了起来。

  她傻了几秒,然后快步跟上罗格飞的脚步。

  也许那沙猪的心并不像她所想的那么坏。

  可是如果他的心眼不坏的话,为什么要走得这么快,他的一步足可抵过她的

  三步,更别提他还走得又快又急,存心要整她似的。

  往巷弄里深入,罗格飞终于停下了整人似的脚步,跟在后面的冷盼凝早已经

  气喘吁吁了。

  「这下不冷了吧?」罗格飞转过身来,含笑地问她。

  「都汗流浃背了,还问什么冷不冷啊?」说完,冷盼凝微微一愣。

  他是故意的,故意走得又急又快,故意让她跑出一身汗的吗?她呆呆地望着

  他,一种异样的情绪揪住了她,而她无法逃开,只能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进去吧,流汗之后最忌吹风了。」罗格飞推开一扇漂亮的红漆木门。

  冷盼凝的情绪被揪得更紧了,无形却强烈的情绪持续冲击着她,她觉得自己

  好象到了另一个世界,看见了罗格飞另一个不能用言语形容的面目。

  一直到她被动的被罗格飞推进门内,扑鼻的清香迎面而来,她才终于清醒了

  过来,不……是掉进另一个更让人惊奇的世界。

  大错特错,错得彻底、错得离谱……冷盼凝之前一切先入为主的偏见都被颠

  覆了,只消一眼,她就知道罗格飞所开设的餐厅是独一无二的,光是这个大院子,

  便有五、六十坪,甚至更多更多。

  「这个院子差不多有八十坪,清一色种的都是香草植物。」罗格飞在她亮晶

  晶的眼里看见了疑问,并且适时的给了她想要的答案。

  噢,这满眼醉人的绿、醉人的香、醉人的昏黄灯光……这还不是最让人觉得

  不可思议的部分,抬起头,餐厅入口处前矗立了一块湖水绿的招稗,柔和的绿色

  波光荡漾着,波光中央静静地躺着「凝香馆」三个字,字的边缘闪着钻石般的银

  色光芒,感觉就像银色的月光静静地洒落在碧绿色的湖波上。

  芳草沁香碧连天,天连海色绿一片,这个地方美得像梦境。

  冷盼凝恍惚了起来,她眨眨眼,把视线停驻在闪着钻石般耀眼光泽的「凝香

  馆」三个字上面,一种异样的感觉再度排山倒海的向她涌来,她有满腹的疑问,

  却怎么也问不出口。

  「这个店名不错吧?」罗格飞笑嘻嘻地说:「把所有的香气都凝聚在这里,

  保证客人闻香下马,餐厅大赚钱。」

  庸俗!冷盼凝本想这么说,但是看见罗格飞笑得一脸灿烂,她选择把伤人的

  话咽进肚子里去。

  「这个地方这么漂亮,但是藏在深居巷弄里,就算再香也没几个人闻得到吧?」

  她的口气不太好,好象在怪他的回答打破了她心中某一个浪漫的幻想。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罗格飞显得一脸自信。

  又错了,冷盼凝又错了,走进餐厅内部,她立刻被黑压压的人潮吓了一大跳。

  厅内右侧设了一个华丽的服务台,穿着亮丽红色制服的女侍者见到罗格飞进

  门,立刻趋前恭谨的说:「老板好。」

  「餐厅还好吧?」罗格飞严肃的问。

  「很好,预约的客人大部分都已经到齐,正陆续上菜中,还有一些零星的客

  人也都安置好了。」女侍者简单扼要的说。

  「还有空位吗?」罗格飞又问。

  「现在有两个桌位是空的,不过八点之后已经有人预约了。」

  听完女侍者的话之后,冷盼凝连忙说道:「罗格飞,没位子就算了,我可以

  改天……」

  「你在说什么,没位子我还会请你来吗?」罗格飞的口气有些不悦,他打发

  完女侍者,领着冷盼凝一连穿过三根巨大的白色石柱,往餐厅的尽头走去。

  尽头处,有一铺着红地毯的大楼梯,雕花的扶手上爬满了可爱的爬藤类植物,

  随着绿色植物一路往上,爬上楼梯,来到二楼,举目望去,仍是高朋满座、座无

  虚席。

  见状,冷盼凝不禁咋舌。这楼上、楼下加起来少说也有两、三百坪的面积,

  今天又没有喜宴,竟然能坐得一屋子都是人?

  收起满腹惊叹,一回神,发现罗格飞又往餐厅最深处钻,冷盼凝连忙半跑半

  跳的跟上脚步,几分钟之后罗格飞在尽头处再度停下脚步,她抬头一望,发现自

  己站在一个独立边间的前方,门上挂了一块翠绿色的竹帘子,帘上隐隐约约地传

  来暗香,定睛一瞧,帘上还用行草书了「凝心斋」三个字。

  异样的情绪再度在冷盼凝的心中翻搅起来。「凝香馆」的主人似乎对「凝」

  这个字情有独钟,这是巧合吗?是否有些许特殊的意义?还是……是她多心了?

  应该是她多心了吧。罗格飞怎么可能独钟「凝」字,一定只是巧合罢了。

  冷盼凝望望罗格飞清清澈澈的眼神。他果然什么也没说,如果她再继续胡思

  乱想、胡乱猜测些什么的话,只会为他带来尴尬和不快吧。

  「这是什么地方啊?看起来像是专门用来招待公主或是王后的地方。罗格飞,

  你不怕赔大了吗?我可是来白吃白喝的喔。」冷盼凝打起了哈哈,硬生生地将心

  中异样翻腾的情绪压了下去。

(责任编辑:杞人)
文章人气:
  • 二笔足球续7:柳东笙
    「傻瓜,我不会把你留下来洗碗的。」罗恪飞边说边把她推进「凝心斋」里。 「疑心斋」...
    二笔足球续7:柳东笙大嘴泄露天机,疑心斋罗格发威冷盼凝乱理情
  • 二笔足球续6:罗格护
    他望望她气呼呼的小脸,然后扬扬手上的车钥匙,二话不说便反身跑进精品 店里。 什么嘛...
    二笔足球续6:罗格护花冷盼凝,初访定制餐厅心生感动诧异难掩饰
  • 二笔足球续5:冷盼凝
    偕同老板参加一场午餐应酬,却吃得冷盼凝一肚子嘴油胃腻,忍不住借口还 有事情要处理...
    二笔足球续5:冷盼凝应酬偶遇罗格,相敬不如从命蹭饭局找茬挑刺
  • 二笔足球续4:冷盼凝
    二笔足球续4:冷盼凝化身烹饪白痴,与罗格打情骂俏酿伤人祸端 是爱太磨人 明明是深爱...
    二笔足球续4:冷盼凝化身烹饪白痴,与罗格打情骂俏酿伤人祸端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