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太平游戏 > 屌丝趣事 >

二笔足球续5:冷盼凝应酬偶遇罗格,相敬不如从命蹭饭局找茬挑刺

2017-08-10 15:17 太平新闻网 点击次数 :

  偕同老板参加一场午餐应酬,却吃得冷盼凝一肚子嘴油胃腻,忍不住借口还

  有事情要处理,总算堂而皇之的扔下老板先行回公司。

  这种时候还是来一杯去油解腻的茶最好了。她边走边在心里盘算着。

  一踏进办公大楼,却意外瞥见窗明几净的会客大厅上,总务处主任和一个壮

  汉傍坐在沙发里,好象在商谈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平常一板一眼的总务处主任表

  现出难得的兴致勃勃。

  是那个白痴!他来这里做什么?冷盼凝忍不住嘀咕起来。

  如潮的困意一瞬之间消散了,冷盼凝假装随意晃了晃的晃到大厅边,好象突

  然对摆放在落地窗前的巨大绿色植物发生了兴趣,天知道她进公司两、三年来,

  每天形色匆匆,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这些不会说话的绿色植物。

  「冷秘书吃饭了没有?」

  晃了半天,腿都酸了,总务处主任总算是注意到冷盼凝的存在。

  「吃过了。」冷盼凝终于得以正大光明的往他们所坐的方向走去,停在总务

  处主任面前,她好奇的问道:「主任在谈事情啊?」

  问这话的时候,冷盼凝的视线却定在罗格飞的额头上,额上的白纱布不见了,

  左额处结了一块干硬的血痂,看来血痂也快脱落了,脱落之后伤口应该算完全愈

  合了,算算日子,从她砸伤他的那个早晨到今天,少说也有两、三个礼拜,他额

  上的伤口也该好了。

  他的伤是好得差不多了,脸色却难看得惊人,阴阴沉沉得像个鬼,而且一迳

  的歪着头、斜着脸,摆明没把她看在眼里,一副压根儿没见过她这号人物的死样

  子。

  口是心非的猪,她还在想他怎么那么好度量,真的不打她也不怪她,原来是

  暗暗怀恨在心……

  「是啊,快年底了,我想先把尾牙宴的餐厅订好。」总务处主任见冷盼凝并

  没有坐下的打算,于是也站了起来,对冷盼凝介绍道:「这位是罗格飞先生,我

  想这次的尾牙宴就麻烦他。我们刚刚正在讨论上菜的顺序和娱兴节目进行的方式。」

  罗格飞被动的跟着总务处主任站起来,说了一声,「冷秘书,你好。」说完,

  他故意忽略冷盼凝伸过来的小手,只是忙着把注意力放回总务处主任的身上,提

  醒道:「主任等会儿不是还有外务吗?我们还是赶紧把握时间把尾牙宴的流程顺

  一遍。」

  「是啊!」总务处主任对冷盼凝说:「不好意思,冷秘书。」

  看见罗格飞连打招呼都是不情不愿,连基本礼仪都不懂得维持,冷盼凝忍不

  住怒火中烧,悻悻然地抽回「自讨没趣」的小手。

  「刘主任……」冷盼凝的眼珠转了转,从罗格飞的额头上移到刘主任的脸上,

  假装善意的提醒道:「公司的尾牙宴一向不是都在圆山饭店办的吗?今年突然改

  在名不见经传的小餐厅办的话,同事们会不会以为公司的营运状况有问题呢?」

  「这个……应该不会吧。罗先生的餐厅我光顾过好几次,菜色健康又精致,

  装潢也别具特色,是近年来最被美食家称道的新兴餐厅,我也询问过不少员工的

  意见,大家都对这次的尾牙宴多所期待。」刘主任一本正经的向冷盼凝解释。

  是吗?这种连帮女同学到饮水机接锅热水都会觉得丢脸的大男人所经营的餐

  厅能好吃到哪里去?

  「刘主任保证没问题就好。」话虽这样说,冷盼凝却毫不掩饰脸上不以为然

  的表情。

  刘主任干笑了几声,对冷盼凝这个强势的女秘书又敬又惧。

  大家都知道冷秘书是老板眼前的红人,所说的话具有左右公司决策的分量,

  也正是因为老板对她的倚重,所以连带的公司里各部门的高级主管也无不对她敬

  畏三分。

  罗格飞看出了刘主任有口难言的窘境,于是挺身说道:「如果冷秘书对敝餐

  厅的品质不放心的话,就让我做个东道,请冷秘书和刘主任赏光,大家一起吃个

  晚餐如何?」

  赏什么光啊?冷盼凝忍不住在心中咒一声。赏他一耳光才是真的。

  念头随即又转了转。去去又何妨,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如风今天要忙到晚

  上九点半才能陪她吃消夜;这个猪头开的餐厅就算再难吃,比起泡面总是略胜一

  筹吧。

  而且不去的话,怎么能挑出他的毛病呢?

  「就这么说定了。」冷盼凝漾起甜甜的笑脸,明显的笑里藏刀。

  她冷盼凝虽然是个做菜白痴,但大小应酬场合可是见了不少,菜的味道对不

  对她可是一尝就知道,她有信心至少可以挑出罗格飞餐厅里的三个毛病,到时候

  不管罗格飞多会和刘主任套交情也没用了。

  对!就这么办!她要让罗格飞知道,她可是个精明干练的女秘书,她的意见

  在公司里可是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谁教他竟敢公然对她视而不见!

  谁知道同样应允晚餐邀约的刘主任却临时爽约了,而冷盼凝一直是到罗格飞

  开着车来接她的时候,才从他的口中知道这件事。

  「怎么样,该不是没了刘主任,冷秘书就没胆子了?」罗格飞气定神闲的坐

  在驾驶座,存心刺激她。

  「你少狗眼看人低,谁不敢了!」冷盼凝气呼呼地拉开车门,大剌剌地跳上

  罗格飞的车里,把早上不好意思在宋如风面前骂出口的话,一古脑儿的往罗格飞

  不可一世的脸上砸。

  她可是精明干练、凡事足以独当一面的超级女秘书,是个不用靠男人也能活

  得自尊自强的女强人,没什么是她不敢的。

  「冷秘书,不是我要说你,我可是在百忙之中特地抽空来接你,你却坐在右

  后方,存心把我当成司机,这样是不是太失礼了啊?」罗格飞透过后照镜,瞄了

  瞄坐在后面脸色奇差的冷盼凝一眼。

  「少废话!当司机算是抬举你了,快开车!」

  「态度这么差,你的老板真可怜,竟然能忍受脾气这么差的女秘书。」罗格

  飞踩了油门,把车开上大道,滑进尖峰时间的车潮里。

  「罗格飞,你如果还想活命的话,最好识相一点闭上臭嘴!」

  「现在才嫌我的嘴臭未免太迟了吧。记得那天晚上……」

  「你敢再提那天晚上的事,我就杀了你!」

  「不提那天晚上,那聊聊隔天早上好了。」罗格飞存心逗她。

  「你再说一句,我就砸烂你的餐厅!」冷盼凝杏眼圆睁、目露凶光。

  「哎哟!我好怕喔。」罗格飞轻轻松松地掌握着方向盘,抖了抖肩膀。

  「你——」冷盼凝见他分明不把她的威胁当成一回事,忍不住气结。

  「放心,我不会拿验伤单告你的。」罗格飞吊儿郎当的说。

  「我不是存心的……」冷盼凝突然这样说。

  那天之后,她也几度担心得睡不着觉,也曾经想打个电话问候他一声,但是

  那些终究只是想想而已,她知道自己不该再和他牵扯不清了,而且如果他真的顾

  虑过她的心情的话,也该主动给她一些消息,毕竟他手边有她的电话号码,然而

  他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音讯全无,也不管她是不是担心他是死是活。

  「我知道你不是存心的,你要是存心的话,只怕我早就一命呜呼了。说来我

  还应该感谢你,我要到小护士的电话了。」罗格飞朗朗然的说。

  其实他根本没有回到惠佑医院,也没见到什么小护士,额上的伤口原本是想

  随它自生自灭、痛到发烂,没想到几个星期也能自动痊愈,但是他却不由自主的

  撒起了谎。

  他什么都可以忍受,冷盼凝的恶言恶语、拳脚相向他都可以忍受,唯独不能

  忍受她同情的眼光和言语,他可是个大男人,不需要她的同情。

  他并不冀求她给他像对待宋如风一般的温柔,但至少他可以拒绝她给的同情。

  「是吗?那真是恭喜你了。我会替你祈祷,别让莫芳霏发现你的风流韵事。」

  冷盼凝冷嘲热讽的说。

  好怪,她竟然觉得有那么一丝……真的只是一丝丝的不是滋味。

  「就算霏霏知道了也没什么关系,她不会管我的。」罗格飞不可一世的说。

  莫芳霏都是已经别人家的老婆了,哪还有闲工夫来管他啊?罗格飞突然失笑。

  真是愈听愈怪,听他「霏霏、霏霏」叫得亲亲热熟,但是听起来却像叫个没

  相关的人……不痛不痒的,莫芳霏还真可怜,有个这样莫名其妙的男朋友,自大

  又花心……

  「罗格飞,我劝你还是不要玩得太过分,别以为莫芳霏的脾气好就吃定人家。」

  撇开个人对莫芳霏的成见不说,就同样身为女人的立场来说,冷盼凝还是忍不件

  要为女人说句公道话。

  「放心,我有分寸的。」罗格飞一心想结束这个话题,于是不着痕迹的扭开

  汽车音响,悠悠扬扬的轻音乐随之充塞在车厢里。

  冷盼凝也不再说话,耳中吸纳着动人的乐音,闭起眼睛缓缓地摇头晃脑。

  「女孩子还是温柔一点得好,俗话说柔能克刚,不是吗?」许久之后,罗格

  飞忍不住这样说。

  「要……要你管,谁希罕克你这个大笨蛋。」冷盼凝的脸红了。

  「放心,你的温柔我可是无福消受,我只不过是好心提醒你,对付软脚虾最

  好的方法就是拿出女性的温柔。」罗格飞立刻回敬她。

  「罗格飞,我不准你再侮辱如风!」冷盼凝的脸更红了,之前追究不出原因

  的脸红顺理成章的转化成愤怒的脸红。

  「是是是。」罗格飞夸张的掏掏耳朵,然后故作不在意的问道:「怎么样,

  你和那个『温文儒雅』的医生应该很顺利吧?」

  「还好……」冷盼凝期期艾艾地说,总觉得和罗格飞讨论这种事情好象……

  好象有点残忍。

  残忍?她的心头一惊,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涌起这么荒谬的想法。

  「如风他是我所见过最无懈可击的男人,体贴、温柔、成熟、有礼,还有一

  张斯文、不讨人厌的脸。」冷盼凝中肯的分析。

  如风的这些优点在罗格飞的身上一个也找不出来,能被如风那般温柔的男人

  看上是她前辈子修来的福分,虽然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老是得提心吊胆,担心

  妆有没有脱落,担心头发有没有乱掉,担心指甲油有没有被啃得不像话……

  他像个完人,从头到脚没有缺点,而她也必须随时注意仪表的满分。

  然而面对他一成不变的温柔,无端的寂寞感反而会常常袭上她的心头。

  「怎么你明明在夸赞宋如风,我却觉得你好象在讽刺我?」听见冷盼凝对宋

  如风的百般赞美,罗格飞忍不住开玩笑似的说。

  看来她是真的喜欢宋如风,他们的交往也很顺利,他想知道的不就是这些吗?

  知道这些之后,更应该死心了,绝对的死心了,不该再有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他在心中不断的提醒自己。

  「谁讽刺你了,是你自己心里有鬼。」话虽如此,冷盼凝却免不了多管闲事

  的说:「不过说真的,如果你肯稍微收敛一下大男人的牛脾气,我想莫芳霏一定

  会更爱你的。」

  开口、闭口都是莫芳霏,冷盼凝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莫芳霏的幸福

  了。

  「免了,要我改变自己去迎合别人,这种事我才做不来。」这可是罗格飞的

  切肤之痛。

  当年他也曾经改变自己去迎合莫芳霏,直到遇上冷盼凝,他才终于领悟真正

  的爱情是勉强不来的,爱情是自然发生、水到渠成、愉悦而坦然的。

  勉强矫饰的爱情,最后只会落到两败俱伤的下场。

  「我又不是要你去迎合别人,只是……」冷盼凝一时语塞。不是要他去迎合

  别人……那她自己呢?难道她不正是在扭曲、隐藏、埋葬真实的自己,去迎合如

  风的吗?

  「喂!只是什么,我在听啊!」罗格飞喳喳呼呼地叫,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算了,多说无益,反正你也听不懂,就算听懂了也做不到。」冷盼凝垂下

  头,显得有些心虚。原本是想藉机好好说说罗格飞的,没想到反而却——

  「不说就不说,反正我对别人的私事也没有兴趣。」罗格飞故作不在意。反

  正在她心中,他就是那种野蛮的、低宋如风一等的男人,他已经看得很清楚,没

  有必要听她一训再训。

  别人的私事……冷盼凝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她揪住心口,企图把剧烈的疼

  痛揪出来、丢出去。

  但是痛楚却滑溜得像条鱼,在她的心口游来游去、难以捉摸……

  把车停在大道边的一家精品店前面,罗格飞率先从驾驶座上跳下来,冷盼凝

  坐在位子上左等右等,满心以为他会绕到后面来为她开车门,结果他果然来到后

  车门边,却只是弯下腰来,敲敲车窗上的玻璃,张大嘴巴不知说些什么。

  冷盼凝摇下车窗,一头雾水的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还坐在那里干嘛?学企鹅爸爸孵蛋啊?」罗格飞仍是一头一脸的

  吊儿郎当。

  真是气死人了!冷盼凝摇起车窗,打开车门跳下来,怒火冲天的说:「算我

  白痴,才会错把你这个野蛮人当成绅士!」

  听见她还有力气大吼大叫,罗格飞放下了心,塞了一路的车,他还以为她睡

  着了,从她吼叫的分贝数来推断,她的精神还算不错。

(责任编辑:杞人)
文章人气:
  • 二笔足球续7:柳东笙
    「傻瓜,我不会把你留下来洗碗的。」罗恪飞边说边把她推进「凝心斋」里。 「疑心斋」...
    二笔足球续7:柳东笙大嘴泄露天机,疑心斋罗格发威冷盼凝乱理情
  • 二笔足球续6:罗格护
    他望望她气呼呼的小脸,然后扬扬手上的车钥匙,二话不说便反身跑进精品 店里。 什么嘛...
    二笔足球续6:罗格护花冷盼凝,初访定制餐厅心生感动诧异难掩饰
  • 二笔足球续5:冷盼凝
    偕同老板参加一场午餐应酬,却吃得冷盼凝一肚子嘴油胃腻,忍不住借口还 有事情要处理...
    二笔足球续5:冷盼凝应酬偶遇罗格,相敬不如从命蹭饭局找茬挑刺
  • 二笔足球续4:冷盼凝
    二笔足球续4:冷盼凝化身烹饪白痴,与罗格打情骂俏酿伤人祸端 是爱太磨人 明明是深爱...
    二笔足球续4:冷盼凝化身烹饪白痴,与罗格打情骂俏酿伤人祸端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