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太平游戏 > 屌丝趣事 >

二笔足球续4:冷盼凝化身烹饪白痴,与罗格打情骂俏酿伤人祸端

2017-08-09 12:10 太平新闻网 点击次数 :


二笔足球续4:冷盼凝化身烹饪白痴,与罗格打情骂俏酿伤人祸端

  是爱太磨人

  明明是深爱着彼此的两个人

  净是在有限的生命里兜圈子

  如果电话没有响的话,冷盼凝恐怕就要睡过头,错过上班时间了。

  打电话来的一定是天使,是天使把她从激情的漩涡里拯救出来了。

  接起电话的刹那,瞄到床头的大闹钟指向七点五十分的时候,冷盼凝忍不住

  感谢起这通及时的电话。

  她拿起话筒,背过还倒头睡得像只猪的罗格飞,小声的应了声。

  「冷小姐……早安,我是宋如风。」

  宋如风?冷盼凝敲敲才醒了一半的脑袋瓜子,想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

  「是宋医生啊……你早、你早……」

  果然是天使,优雅高贵的天使,斯文有礼的天使,温文儒雅的宋医生就像个

  天使。

  「昨天我们不是说好……冷小姐叫我如风就可以了,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

  吗?」

  「喔……」有吗?冷盼凝拨开滑落到眼前的长发,努力思索着昨天和宋如风

  的对话,搞了半天才想清楚好象真有这回事。她清清喉咙,轻声细语的说:「我

  叫你如风……你是不是也别叫我冷小姐了呢?」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盼凝。」宋如风优优雅雅地道。

  宋医生真是个温柔的男人,和某个粗鲁的人完全不一样。冷盼凝想起罗格飞

  抱着大枕头,大吼一声「盼凝」的蠢样子,差点忍俊不住,不过她还是竭力忍住

  了,她可不希望温柔的宋如风听见她像八婆的笑声。

  「嗯……」冷盼凝给了温柔的宋如风善意的回应。

  「我是想……诊所十点开门,在这之前,我可以先送你去上班。」宋如风道

  出来电之意。

  「不不不……我搭公车再转捷运,很方便的,你还是多睡一会儿,你每天工

  作这么辛苦。」冷盼凝连忙婉拒。

  让宋医生大清早专程送她去上班,怎么好意思啊,不过这样体贴的心意已经

  够让人的心里甜孜孜了。

  「既然你不愿意的话……」宋如风的声音听起来好象很失望。

  「不……我不是不愿意,只是不想太麻烦你……」冷盼凝连忙澄清。

  「一点都不麻烦……即使天天送你,我也不会觉得厌烦。」宋如风的温柔里

  多了一丝柔情的意味。

  「呃……」冷盼凝无法拒绝这样温柔而深情的请求。

  挂上话筒,冷盼凝不自觉地轻轻叹口气。

  「怎么……那个软脚虾男朋友要来接你上班啦?」还背着她躺在床上的罗格

  飞陡然出声。

  「不用你管!你快点走啦!」冷盼凝浑身一颤。这死人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竟敢在一旁偷听她讲电话。

  她一点也不淑女的推推他,他却像只死猪,一动也不动。

  冷盼凝拿他没办法,只好拿了衣物进了浴室,快速的冲了个澡,穿妥正式的

  套装,走出浴室,开始坐在梳妆台前化起妆来。

  「你干嘛老是要化得像个妖怪……好端端地把脸弄成一张调色盘,你这样不

  会难过啊?」罗格飞用手肘撑起身子,歪歪斜斜地倚在床上,对着镜子里的她问

  道。

  「这是职场上的基本礼仪……」冷盼凝皱着眉头,忍耐的说:「算了……跟

  你这种人讲什么文明啦、礼貌啦,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她对着罗格飞倒映在镜子里的脸,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才拿唇笔在美丽的

  嘴唇上做最后的妆点。

  罗格飞冷哼一声,掀开被子翻下床,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一一穿上之后,

  漫不经心似的踱到冷盼凝的身边,随口问道:「喂……我又饿又累,好歹也弄点

  什么来吃吃吧。」

  「厨房里有泡面,你爱吃多少都可以。」冷盼凝梳拢一头长发,然后俐落的

  将青丝绾成一个滑亮的发髻。

  幸好完美的妆遮住她的红脸,否则听见罗格飞暧昧兮兮的「又饿又累」,她

  真不知道自己该躲到哪里去。

  「泡面啊,啧啧啧……你未来的老公还真可怜,你该不会到现在还搞不清楚

  煎荷包蛋之前应该先放油吧?」罗格飞动手碰碰她头上的发簪。

  「不要碰我!」冷盼凝偏偏头,甩开他停在她头上的手。

  和那个时候一样,和三年前一样,在他们发生关系后的第二天早上,罗格飞

  也是像现在喊着肚子饿,吵着要吃的。

  那时候冷盼凝小小的套房里除了成打的泡面和吐司之外,还剩下五颗鸡蛋。

  「你要不要吃泡面?」面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冷盼凝难得羞答答地说。

  「你干嘛没事买这么多泡面啊?小时候我老妈总是恐吓我,生力面吃多了会

  变成木乃伊耶。」

  「泡面比较省事嘛,又不用去餐厅人挤人的。」她害怕人多的地方,人多的

  地方就会有人在她身后指指点点。

  她以为自己很坚强,却听不见自己声音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哭腔,但是罗格飞

  听见了。

  他上前拥住她,深深地汲取着她发间的幽香,说:「那……我想吃你亲手煎

  的荷包蛋,要半生不熟的那种,咬下去香浓的蛋黄就会流出来……」说完,他亲

  亲她的脸,吹着口哨迈进浴室里去了。

  踏出浴室之后,却见到冷盼凝哭丧着一张脸,拉着他跑到电磁炉边,指着锅

  子说道:「罗格飞……这个蛋不肯听我的话……」

  罗格飞看见锅里一片焦黑,狐疑的问道:「你有没有先放油啊?」

  「放油……」冷盼凝的表情比他的更疑惑,不解的问道:「要先放油喔……

  我没有油耶。」

  「什么……你该不是跟我开玩笑吧?」煎得好不好是一回事,但是连煎荷包

  蛋要放油这件事都不知道的话也太离谱了吧。

  罗格飞错愕得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我……」冷盼凝诚实的摇摇头。

  「那你知不知道煮饭要放水?」罗格飞被她吓傻了。

  「你说的是稀饭吧……平常我们吃的米饭不都是干的吗?」冷盼凝仍是一脸

  的疑惑。

  「天啊!你该不会是跟我闹着玩的吧?」罗格飞拍拍额头,显然—副快昏倒

  的样子。

  「我……」冷盼凝咬着唇。

  她才没有跟他闹,她是真的不懂,她讨厌厨房,她才不要像舅妈和表嫂们整

  天窝在厨房里当个煮饭婆。

  过度抗拒进厨房的结果,让她变成一个烹饪白痴。

  「喂……你别难过……我不要荷包蛋了……我们吃泡面就好。」罗格飞看见

  她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终于确定她不是开玩笑,她是真的不会煎蛋,也不会

  煮饭。

  冷盼凝终于破涕为笑,搂着他甜甜蜜蜜地说:「把蛋打在泡面里……这样也

  很好吃喔。」

  泡面加蛋的滋味犹在齿颊留香,承诺要和她在一起的人却远远地避开了——

  她是个白痴,她根本不该对低等的客家男人心存幻想;她一点也不遗憾,那

  种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臭男人早走早好。

  在罗格飞之前,冷盼凝承认她对客家男人的意见也许都是「偏见」,但是在

  罗格飞之后,所有的「偏见」都成了无可动摇的「定见」。

  把思绪从三年前拉回到现实里,冷盼凝狠狠地瞪了罗格飞一眼,冷冷地说:

  「反正我又不嫁给你。我老公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如果你嫌泡面难吃的话,

  不会自己煮啊,谁规定女人一定要当煮饭婆,走开一点!我没时间跟你瞎耗,我

  快迟到了!」说完,她推开椅子站起来,开始在一屋子的混乱里搜寻背惯了的公

  文包。

  「谁规定女人一定要当煮饭婆……」罗格飞怪腔怪调的模仿她的话之后,又

  碎碎念的加上自己的意见,「这种话从一个蛋也不会煎、饭也煮不好、衣眼杂物

  丢得满屋子都是的女人嘴里说出来……根本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接着,在梳妆

  台上随意拎起一条薄如蝉翼的小内裤,他把小裤当起玩具,拎在空中转圈圈,又

  把轻薄的布料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然后凑到鼻息嗅了嗅,赞叹的说:「真香…

  …」

  「你变态啊!随随便便乱动别人的东西!」冷盼凝好不容易在床底下拉出公

  文包,下一秒又立刻冲到罗格飞面前,红着脸抢过自己的小裤裤,她把手背在身

  后,把小裤裤紧紧地握在掌心里。

  冷盼凝早就看见罗格飞拎起她的小裤裤,当玩具转圈圈也就罢了,没想到接

  下来他竟然做出这么下流的举动,又玩又闻的,简直就像个色情狂。

  搞不好最近社区里出现的变态内裤大盗,就是罗格飞这个家伙干的,而且他

  连她住在这个社区都知道,真是愈想愈可疑。

  「我连你都敢动了,还有什么不敢的。」罗格飞双手抱胸,耍无赖似的缓步

  踱向窗边,瞄瞄窗外,又瞄瞄她。

  「罗格飞,我告诉你……昨天是因为……因为你受伤了,所以我才……才不

  好意思拒绝你……」冷盼凝握紧双拳,浑身都在发抖。

  「你的意思是……你是因为看我可怜,所以才跟我上床的罗……啧啧啧……

  昨天晚上六次,今天早上一次……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爱心了?」罗格飞撇撇

  嘴,故作惊讶状。

  「你给我闭嘴!」冷盼凝恨不得撕烂他的嘴。

  这死人竟然连这种事都数得清清楚楚,存心炫耀起自己的性能力似的。

  「我就说嘛,你才不是这种有爱心的女人……」罗格飞歪着嘴,邪邪地说:

  「你只是需要安慰……瞧你昨夜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我这个人男人理所

  当然要肩负起安慰你的责任,为了安慰你这个泪涟涟的小女人,更为了不辜负我

  『无敌铁金钢』的美名,昨晚我可说是卖命了,做得我头昏眼花,连东南西北都

  分不清楚了……」

  昨夜,她哭倒在他胸前的情景也和三年前一样,把眼泪和鼻涕都黏在他的西

  装外套上,熟悉的情景和气昧让他不由自主的拥紧了她。

  而她,也一如当年,毫不吝啬的给了他最甜蜜热情的反应。

  想起昨天的反应,冷盼凝懊悔得恨不得杀了自己,或许杀了他是更好的主意。

  「你给我滚!」冷盼凝一个气不过,忍不住在梳妆台上胡乱抄起一个乳液罐,

  想也不想就往罗格飞的头脸上砸去。

  竟敢得了便宜还卖乖,企图挑起八百年前的风流烂债,什么「无敌铁金钢」,

  当年她是昏了头了才会用那样的句子来形容他。

  要不是这个四肢发达的大色狼在护理站胡乱造谣,昨晚她才不会哭得那般伤

  心,伤心到失去理智靠上他这死色猪,她把眼泪、鼻涕留在他的衣服上是他的福

  气,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

  砸、砸、砸死他!砸死这死色狼,也算功德一件。

  白色的玻璃乳液罐在空中划出一道短短的弧线,接着很快的随着地心引力往

  下坠落,不偏不倚的砸中罗格飞缠着纱布的前额之后,「啪!」一声落在冰凉的

  地板上,碎成一地的玻璃片和白腻腻的乳液。

  冷盼凝傻了,罗格飞也傻了,前者是因为后悔,后者是因为剧痛。

  「你……我……」冷盼凝结结巴巴地说:「对不起……我不是……不是故意

  的……」

  想是一回事,没想到一出手就是如有神助,她还以为自己没有打篮球的细胞

  呢。

  鲜红的血液缓缓地晕开,在白纱布上渲染出一朵腥红色的血花。

  罗格飞抬起手按住纱布,失血的脸上布满了看不到尽头的苍白,这一刻比上

  一刻白,下一刻的白又如风地赶走这—刻的白,他古铜色的皮肤就这样一瞬一瞬

  的苍白下去、像鬼的苍白……

  分不清是虚弱还是伤心,罗格飞有气无力的说:「不打扰你美好的早晨约会

  ……我走了……」

  「罗格飞……」冷盼凝觉得心被狠狠地揪住了,她苍然的望着他疾行而去的

  背影,无法克制住冲动,出口叫着他的名字。

  罗格飞停下脚步,转过头来,他仍然紧紧地按住额头,却按不住一丝从额边

  流下来的鲜血。他应该发怒,像他这样自尊自大的男人,怎么能容许一个女人对

  他动手呢?

  冷盼凝突然瑟缩起来,却没有逃走的打算,她在等,等他折回她的面前,等

  他狠狠地甩她一巴掌,或是给她一拳。

  「傻瓜……你以为我会打你吗?」罗格飞看见她颤抖的身体之后,脸上浮现

  起一抹不自然的笑容。

  「我……」冷盼凝抚着脸颊,她没有挨打,等了许久的巴掌或拳头都没有落

  下,但是她却比被打的人更伤心,眼泪汩汩地流下来。

  「哭个什么劲儿啊……你五颜六色的脸已经够丑了,再哭下去连眼睛、鼻子

  都糊成一团了。」罗格飞摆摆另一只自由的手,洒洒脱脱地说:「要是让宋如风

  看见你这副样子……搞不好就不要你了。」

  他愈是不肯怪她,冷盼凝的眼泪反而愈是止不住,而且这种时候,她哪有心

  思管宋如风要她不要啊,她只希望他额头上的血不要再流了。

  冷盼凝哽咽的说:「我陪你去医院,医药费我会付的。」

  罗格飞摇摇头、耸耸肩,满不在乎的说:「不用了……我一个大男人不用你

  这个小女人来陪,你还是好好陪陪宋如风吧……」说完,他重新迈开脚步,直挺

  挺地往门口走去,背着她扬扬手,回复了一贯吊儿郎当的口吻,毫不在乎的说:

  「别担心……我本来就要再回医院去一趟,没要到小护士的手机号码之前,我死

  也不会瞑目的……拜!」

  冷盼凝擦擦眼泪。什么跟什么啊?这个家伙被砸得血流成河,还有心情想着

  小护士的手机号码,他当真是被色魔缠身了不成?而且他心里到底还有没有莫芳

  霏啊?怎么净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更别提他才从她的床上爬起来耶。她吸吸鼻子,不肯承认其实这才是她最在

  意的一点。

  妈的!真真是痛死人了,三年不见,冷盼凝那个女人当真是冷血无情外加心

  狠手辣,简直是砸死人不偿命!罗格飞一走出冷盼凝住的公寓大楼,马上捂着额

  头,对着朗朗晴空呼天抢地起来。

  人一旦倒霉起来,噩运就是接二连三的紧咬着不放,任人怎么甩也甩不掉。

  首先是不该去参加刘书玲的结婚喜宴,要不是误信刘书玲给他的错误情报,

  以为冷盼凝现在身边没有男朋友……真是妈的!什么没有男朋友,人家的男朋友

  可是个有头有脸、文质彬彬的牙医生。

  去他的!牙医生是人,他堂堂一个餐饮业老板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啊。

  虽说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他却忍不住要干出些偷鸡摸狗的蠢事……冷盼

  凝拉着称头的男朋友先行离席就算了,他干嘛要神经兮兮得像个等着抓奸的老公,

  尾随在她身后追了出去,结果人没有追上,反而没长眼睛的胡闯瞎闯,在红绿灯

  前被车子撞了个满头包,还被抬进了医院。

  当冷盼凝出现在医院的那一刻,他还以为幸运之神终于站到他这一边了,没

  想到她竟然挑明了说是怕他死了没人收尸,不得已才来的。

  妈的、妈的!真是一千万个他妈的!没心没肺的女人,趁他睡着走人不说,

  还让他像疯子的猛打电话找不到人,最后大言不惭的说什么到朋友家喝茶去了,

  说得好听,根本是背着他约会去了。

  背着他?这样想好象有点怪怪的,好象她已经是他的了……罗格飞想得有点

  心虚,但是这种心虚的情绪只在他脑中盘桓了一秒,接着就被自信满满的情绪挤

  了出去。

  她本来就是他的,否则怎么会那样温驯又柔软的偎在他的怀里,怎么会和他

  做了一次又一次,而且不是他自吹自擂,每一次他都感觉到她深陷在高潮的漩涡

  里,她紧紧地攀着他,甜甜蜜蜜地在他身下娇喘,陶醉得、沉迷得好象没了他就

  没了命,她应该是他的……

  想到这里,罗格飞忍不住要气血逆流、血脉债张。她的乳房、她的滑背、她

  的长腿、她允沛的体力和热情的反应,他们的身体一拍即合,屡屡交合出一首又

  一首浑然天成的激情交响曲……

  如果没有莫芳霏,冷盼凝现在已经是他的老婆,连儿子和女儿都有了——

  但是如果毕竟是如果,莫芳霏还是莫芳霏,罗格飞还是罗格飞,而冷盼凝呢

  ……多了一个让他措手不及的牙医男朋友。

  口口声声说人家是软脚虾只是自欺欺人,他再骄傲、再自大,不至于瞎了眼,

  也不至于看不出宋如风是个玉树临风、气度恢弘、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和冷盼凝

  站在一起,活脱脱是一对得天独厚的璧人。

  和宋如风在一起的冷盼凝,是他所陌生的,她看起来那么温柔,完全没有大

  女人的野蛮气味,跟宋如风讲电话的时候,她的轻声细语、软言呢哝,听得背着

  她躺在床上装睡的他心口「卜通、卜通」的跳,如果她肯把对宋如风十分之一的

  温柔分给他的话,他愿意跪下来亲吻她的脚,不过如果他真的那样做了的话,只

  怕她又要把他当成个大色狼,捉起大铁槌来追杀他了。

  好痛!痛得快死人了,也许是老天爷想借着这可怕的疼痛告诉他,放弃吧!

  三年前他不是就死心了吗?三年后为什么又要来强求?

  早该知道刘书玲的话信不得,像冷盼凝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要真没人追的话,

  那才是有鬼,他根水不该来蹚这淌浑水。

  回去吧,餐厅里还有得忙呢,让同在军中同穿一条裤子的合伙人忙得晕头转

  向也太说不过去了,毕竟他昨天逍遥了一天,虽然飞来横祸撞了车,但是能一整

  夜抱着软玉温香的冷盼凝,就是天人的补偿了。

  三年前,是他辜负了她;三年后,他哪还有脸来破坏她的幸福?

  罗格飞一把扯掉缠绕在额头上的白纱布,好不容易才凝固住的血块又被扯了

  开来,鲜血又开始往下流。

  如果可以,就算被她砸死他也无怨无尤,是他对不起她,是他欠她的,如果

  杀人可以不用偿命,他愿意把磨好的利刃交到她的手上,让她结束他苟延残喘的

  生命。

  不过冷盼凝大概从来没想过要他的命吧,当年当他痛苦的对她说出结束分手

  的时候,她还能笑吟吟地对他说着,「既没开始,谈何结束」。

  他对她来说只是一个连开始都谈不上的角色,而他却已经痛苦的只想为她生、

  但求为她死了。

  也许,当年就算没有了莫芳霏,他还是不可能得到冷盼凝。

  现在,莫芳霏已经成了别人家的老婆,冷盼凝的身边却有了宋如风。

  而他,罗格飞,还是一如当年……不……是比当年更加爱恋着冷盼凝。

  但是……但是啊……

  她的身边已经没有他的位子……

  很丑吗?她这样很丑吗?

  这个疑问近来一直缠绕在冷盼凝的心头。

  她坐在镜子前面,傻不愣登的望着精心妆点过的脸庞,在心中不停的自问着。

  精明干练的秘书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明艳合宜的妆点、简约典雅的发髻、

  剪裁合身的套装;她可是老板身边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老板一整天的会议行程

  可都是她安排的,哪个客户见了老板不夸一句「您有个漂亮又能干的秘书」啊。

  她漂亮又能干,她是个聪明摩登的秘书……冷盼凝对着镜中的人儿喃喃地打

  气。谁会把罗格飞那死沙猪的意见放在心上啊!

  风姿款款地走下楼,一眼望见宋如风的车稳稳当当地停在公寓大楼前。

  不等冷盼凝走近,宋如风早已经开门下车,绕过来打开右前座的车门,展开

  一抹俊逸的笑容,把她迎上车。

  「你今天真是漂亮。」当了她的护花使者好几个星期了,宋如风几乎每天都

  不忘给她一句甜甜蜜蜜的赞美。

  「是吗?」冷盼凝摸摸脸,不太确定的问道:「你不会觉得我的妆太浓了一

  点吗?」

  「怎么会,这样看起来比较漂亮,也比较有精神啊。」宋如风一边开车,一

  边如风轻柔的对她说。

  是吗?她忘了如风喜欢的是化了妆后看起来精明成熟的她。

  冷盼凝不知不觉又陷入沉思,耳边仿佛听见罗格飞用低低沉沉、不以为然的

  声音讽着,漂亮什么啊,顶着个大浓妆,五官轮廓都看不清楚,简直丑死了……

  你干嘛老是要化得像个妖怪……好端瑞地把脸弄成一张调色盘,你这样不会难过

  啊?

  当然难过,要不是因为专业上的需要,她才懒得化妆,否则哪个老板愿意雇

  用一张娃娃脸的她,那不是太没有说服力了吗?

  就连如风也喜欢上了妆的她,觉得她上了妆的脸比较漂亮,也比较有精神,

  反过来说,就是她卸了妆的脸比较丑,而且没有精神罗。

  你不化妆比较漂亮……

  果然是被车子撞坏脑袋的家伙,脑袋和眼睛一样有问题。

  他的伤……被她「血上加伤」过的伤口没问题吧?冷盼凝忍不住敲了小脑袋

  瓜一记。笨蛋!他还巴不得伤重入院,住他个两个星期、一个月的,每天可以和

  清纯可人的小护士卿卿我我,不是正中那个大色狼下怀吗?

  不对啊!如果他真的那么想住在医院里的话,那天干嘛大半夜威吓她去接他

  出院啊,还义正辞严的编出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理由,让她平白遭受白衣天使们

  轻蔑的目光……好象她是饥渴嗜欲的好色女……

  不过,那天晚上……冷盼凝咬咬指甲,想起自己和罗格飞……也许她真的是

  个好色女也说不定,否则哪个正常的好女人会抱着别人的男朋友,缠绵了一次又

  一次啊,如果那天晚上是因为「哭瞎了眼」才抱错了人的话,那隔天早上又是怎

  么回事?

  是怎么回事?她心里明明记得他是个无可救药的客家大男人主义沙文猪,但

  是她的身体却不听使唤的老往那死猪的身上贴去,放荡的一再乱来。

  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三年前被他害得还不够惨吗?为什么抵抗不住他的

  诱惑,又跟他上床了呢?为什么沉潜在体内无人可触动的情欲随随便便就被他撩

  起来了?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已经接受了如风,她的心已经决定好好地爱如

  风了,她已经决定把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交给身边这个沉稳斯文的男人了。如风

  温和优雅得像个天使,罗格飞却是个引人堕落的恶魔,前者能带领她向上提升,

  后者却只会让她向下沉沦……

  更别提罗格飞还有个相交多年的女朋友莫芳霏,算一算从大二开始到现在,

  他们也算交往了五年,虽然其间罗格飞不时又有其它的风流韵事传出,泰半也是

  女方主动对罗格飞示好……

  那她和他之间呢?当初是谁对谁主动的呢?

  当初罗格飞会以为她是用女人的眼泪勾引他吗?还是他根本是把她当成「北

  港香炉」,所以才放心的爬上她的床,想肆无忌惮的「插一插」、「玩一玩」

  ,没想到却「误插」了她这个「花名在外」、「声名狼籍」的小处女,于是

  不得已的编出一箩筐甜死人不偿命的谎话……

  而她的的确确曾经为他三言两语的谎言而团团转。

  罗格飞,三年前她就认清他是个从十八层地狱爬出来的大恶魔,三年后却还

  是身不由己的沦陷在他黑色的拥抱里。

  不!她不能再沉沦下去了,不能再让莫芳霏的男朋友来毁了她好不容易才重

  建起来的人生,连想都不要再想了,想那种男人本身就是一种罪,他已经走了,

  管他是去找小护士还是莫芳霏,那种身边非得要三、五个红粉知己不可的臭沙猪,

  还是早点滚回地狱里去好了。

  但是话说回来,那种嘴和心一样坏的家伙,只怕连阎罗王都不敢收。

  该想的是值得想的人,就像此时此刻坐在她身边的如风,一个温柔无比的男

  人,一个优雅如王子、高尚如天使的男人,才是她应该真心对待的。

  但是如果这个几乎是零缺点的男人知道她的家事做得一团糟,房间弄得一团

  乱,放假的时候最喜欢不修边幅的窝在家里睡上一整天的大头觉……

  就算上面这些林林总总加起来都吓不走如风……就算他还是愿意和这样的她

  交往的话……

  可是和这样的男人交往至今,她连假日都得早早起床、细细化妆,把自己妆

  点成他喜欢的样子……冷盼凝忍不住大叹一口气,总觉得光是用想的就好累人了。

  「盼凝……」宋如风迭声喊了十几次,总算见到冷盼凝失焦的眼神转了转。

  「喔……你说什么?」冷盼凝放下啃咬得乱七八糟的指甲,仍然是一睑的心

  不在焉。

  「你这么迷迷糊糊的……老板怎么会放心把事情交代给你啊?」

  「你可不要……」冷盼凝忍住陡然上冲的一口气,把即将脱口而出的「狗眼

  看人低」吞回嘴里去。

  冷静点、冷静点,如风没有恶意,他和罗格飞那死沙猪不一样,他是为了你

  好,不像罗格飞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你,别生气、别在意,别在如风这样温文尔

  雅的男人面前大吼大叫……

  「我是说……你可不要被我无精打采的样子误导了,我们老板对我的工作效

  率可说是赞赏有加……」虽然有点老王卖瓜的嫌疑,但是冷盼凝说的却是实话。

  虽然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连个家都理不好,但是公司里大大小小的资料档

  案她却能记得一清二楚,随手一点一抓就能变出老板心里想要的,见过一面的客

  户她也能立刻记住人家的名字,她可是老板心中的超级女秘书。

  听见她的话,宋如风笑了一笑,仍然一派温文尔雅的说:「女人再能干还是

  要结婚的……」

  冷盼凝一愣,似乎听不懂宋如风的话,也或许是不想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宋如风稳稳地把车转了个弯后,碰巧遇上红灯,他耐心的停了下来,低下头

  看见她交迭在膝上的手指,温和的说:「你看,漂亮的指甲油都被你咬坏了。」

  是……是吗?冷盼凝也跟着低下头,果然看见指甲上淡紫色的蔻丹被她咬得

  七零八落的。如风果然是个温柔细腻的男人,连这种小地方都注意到了,可是不

  知道为什么,他一迳温柔的语气听在她的耳中,却变得有点刺耳。

  他在意的到底是她这个人,还是她脸上的妆以及指甲上的蔻丹?

  冷盼凝突然对眼前的一切迷惘起来……

(责任编辑:杞人)
文章人气:
  • 二笔足球续7:柳东笙
    「傻瓜,我不会把你留下来洗碗的。」罗恪飞边说边把她推进「凝心斋」里。 「疑心斋」...
    二笔足球续7:柳东笙大嘴泄露天机,疑心斋罗格发威冷盼凝乱理情
  • 二笔足球续6:罗格护
    他望望她气呼呼的小脸,然后扬扬手上的车钥匙,二话不说便反身跑进精品 店里。 什么嘛...
    二笔足球续6:罗格护花冷盼凝,初访定制餐厅心生感动诧异难掩饰
  • 二笔足球续5:冷盼凝
    偕同老板参加一场午餐应酬,却吃得冷盼凝一肚子嘴油胃腻,忍不住借口还 有事情要处理...
    二笔足球续5:冷盼凝应酬偶遇罗格,相敬不如从命蹭饭局找茬挑刺
  • 二笔足球续4:冷盼凝
    二笔足球续4:冷盼凝化身烹饪白痴,与罗格打情骂俏酿伤人祸端 是爱太磨人 明明是深爱...
    二笔足球续4:冷盼凝化身烹饪白痴,与罗格打情骂俏酿伤人祸端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